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章 承认吧,你还对我恋恋不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陆倾雪沉着气回到心理疗养所,一只脚刚迈入进去,便嗅到一股不佳的气息。

    倾雪回来了啊。梁信子笑着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道高大的身影,萧先生来了。

    陆倾雪正准备脱下外套换白袍,一看到萧厉谦,纤眉不由自主地紧皱,愣住了:你……你怎么会来?

    萧厉谦温和扬唇:本来是来还钱包的,正好梁小姐在,就跟她聊了几句。

    陆倾雪心中顿时有股不好的预感,皱眉拉过梁信子,紧张地问到:你没跟萧厉谦胡说什么吧?

    倒是没胡说,不过他问什么,我就说什么咯。

    梁信子狡黠一笑,拍拍她的肩膀,好啦,我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不过啊,倾雪,萧先生真的是个难得的好男人,真的。

    你这丫头……陆倾雪心情复杂地看着她离开,无奈地叹了口气。

    此刻,屋内寂静,唯独剩下萧厉谦跟陆倾雪平视对望着。

    不知怎的,陆倾雪总觉得男人好像揣着心事,盯着她的眼眸底夹杂着淡淡的暗沉。

    你……是来看病的?陆倾雪故作淡定地坐下来,手指紧张地轻轻敲着杯子杯壁,

    不,专程来看你的。萧厉谦微微笑着,在她面前坐下来,笔挺的胸膛,还有搁在桌面上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令陆倾雪微微脸红了一下。

    她垂眸,轻拢起耳畔的碎发,咬着唇瓣轻声道:看……看我什么?

    看看你还要骗我多久,未婚夫,嗯?萧厉谦微笑着站起身,走到她身侧,手指轻抬起她的下颌,逼迫二人不得已地对视,陆倾雪,越来越胆大了,在我面前撒谎云淡风轻的,如果不是梁小姐透露给我实情,我还真被你骗了。

    陆倾雪脸颊一红,下颌他手指摩挲的位置微微发热。她忙不迭打落了他的手,颤抖后退了几步:我骗了你又怎么样!我们早就没有关系了,而且,我也从没原谅过你!

    是么?萧厉谦望着她的眼底染上一抹炙热,缓缓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钻戒。

    陆倾雪呆滞地望着他拿出钻戒,脸颊染上蜜色:怎、怎么会在你这?

    不是说恨极了我么,嗯?萧厉谦手指轻轻勾着她的发丝,蛊惑磁性的声音在她耳畔。

    陆倾雪脸颊涨红得厉害,纤手下意识去推他的肩膀,可是怎么都推不动。

    承认吧,陆倾雪,你还对我恋恋不舍。萧厉谦在她耳畔的笑声染着暧昧,手指穿插入她香芬的发丝间。

    当他听梁信子诉说了这些年在她身上发生的一切,她收藏着戒指、收藏着结婚照、跟身边的男人保持距离……

    一个人咬牙撑起一个家,她隐忍了多少,在面对他时,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幸福模样。

    萧厉谦眸底染上了一丝不舍的心疼,他沉缓叹了口气。

    手指扣住她的肩膀,将她带入怀中,下颌轻抵着她的额头,压低声音:对不起,你本不该受这么多苦,都是因为我做的混蛋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