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34章:只能看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是不懂,只是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发个问题,没有别的意思。”

    秦皖豫自然是一直都在风家的,最后的语气也是很谦卑的,毕竟在座的都不是一般人。

    他就坐在风兮身边,看着风兮就这一会起的水泡,心里着急,当然也着急长安,他是真的不明白一个一岁多的小孩怎么就能这么强?

    这会发生的事也是一直在关注着,因为什么忙也帮不上,所以一直安静的坐着,看着这一切。

    秦皖豫看了半天有些着急了,怎么越听越邪乎啊,况且那里面的火光冲天,岩浆喷发的不都是幻境吗?

    既然是幻境那怎么能死人呢?

    他是不懂,但有一点他知道,这不应该是长安做的,他照顾过那个孩子,虽然看着性子冷,但实际上很懂事的。

    那孩子就算把华笙跟喜乐带走,也不会将外面弄成这样,长安怎么会想要其他人的命呢?

    长安控制不住动手的时候,那不是因为有人先谋害他跟华笙,还有喜乐的吗?

    秦皖豫真的怎么都不相信,甚至更不敢相信狐帝,酆都大帝,冥王,再加上倾城先祖,这些人一起怎么会制服不了一个长安?

    其实不只是秦皖豫不敢相信,风兮,白染,风倾城,冥焰,魇灼,甚至江流都是不想相信的。

    但事实就已经明晃晃的摆在那里了。

    而一旁的江流,坐在秦皖豫的对面,靠在沙发上,他面上说不上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只是整个人像是已经放空了。

    他比秦皖豫都要安静的,至始至终连话都没有说过,就这么看着。

    看着风倾城招呼着风兮开始布阵忙活,看着风兮一次次的充满希望再变成失望,再希望,看着白染拿着一个小镜子过来,看着冥焰一身寒冷着急的赶过来,看着白的透明的魇灼也来了……

    江流看似平静,但心理无力,痛苦的不行。

    所有人都在帮他,也是在找他的妻子,孩子,可江流这个丈夫,父亲,却是什么也做不了。

    除了这样安静的看着,毫无用处。

    风兮等人做的那些,江流全都不懂,更帮不上忙,只能看着这些人忙忙活活的帮他,说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

    甚至见到一个个从红色朱砂中走出来的神兽,江流已经没有心情觉得惊讶了。

    这些东西全不是他一个麻瓜能跟着参言的。

    最后到那个小镜子中折射的影像,在江流的眼中,那就是个镜子。

    空空如也。

    江流也不知道为什么秦皖豫可以见到,可他不能。

    听着他们口中的形容,江流更是心急如焚,毕竟此刻他似乎除了心急如焚也没有什么其他能做的。

    尤其是听见白染等人说的连他们都没办法,能闯进去也是死,况且还是根本进不去的时候,江流真的是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头秃。

    真的头秃,江流的心都要碎了。

    那种无助和无力,折磨的江流像是要呼吸苦难了。

    所以他没有说话,握着拳头。

    而大家这会也没时间注意江流的反应,如果发现了或许能阻止些什么,此刻所有的人的心里都是急的,毫无头绪的,不只是着急华笙,还有对长安的状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