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西风吹散绮罗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寒露时节,最恨秋雨恼人。

    然而,那秋雨却管自下着,淅淅沥沥,点点滴滴,一夜清商总不息。到天明,便见残叶满地、苔痕湿重,石阶上滑腻腻地,更比往日难行。

    慧能高举着手中油伞,将那簇新的缁衣下摆捞至腰间扎牢,拱背缩肩,蹑了足尖儿,专拣那有廊檐的地方走,生恐弄脏了今日才上身的新衣新鞋。

    只西风甚劲,那雨星儿时不时便要飘进廊下,泥地上又脏,慧能再是小心,鞋面上、裤角处,总不免要溅上三两点雨渍,心疼得她直皱眉。

    皇觉寺有规制,秋冬两季的衣裳隔年发,春夏两季则一年一发。昨日寒露,正赶上宫里送了新秋衣过来,厚实的粗棉布面料儿,里衬为松江白棉布,又软又暖,委实很合她的意,若一上身就弄脏了,不只她自己心疼,管事更会骂。

    这一路雨横风疾,好容易上至半山腰,前头现出一带青墙,几枝海棠探去墙外,风一吹,那花瓣儿便到处飘,青石阶上红泪斑斑,倒像点了胭脂也似。

    到得此处,慧能不自觉便放轻脚步,行至那光可鉴人的玄漆门前,拉起门上兽头铜环,“笃、笃、笃”扣了三下。

    须臾,门内扬起一管脆亮声线:“是慧能么?”

    “是,陆姑姑。”慧能隔门露出讨好的笑,收起伞,放下衣摆,抬手抹了把脸上残留的雨水,竭尽所能将自己捯饬齐整些。

    “这就来。”那被她唤作陆姑姑的女子说道。

    随着话音,但闻脚步声近,数息后,“咿呀”一声,院门半启,一个穿青衣、束环髻的圆脸女子,俏立于门边儿,见了慧能二话不说,伸手就向她光头上敲了一记。

    “哎哟”,慧能抬手捂脑门儿,那青衣女子单手掐腰,一脸地带笑不笑:“好你个小比丘,腿子倒长,十停里有九停都是你讨了这巧宗儿去。”

    说着上下打量慧能两眼,嘴角撇了撇:“怎地也不穿干净点儿?主子最讨厌人邋遢了。”

    慧能忙又向身上扑打几下,口中陪笑:“这是昨儿才发的新衣裳呢,我拿松枝贮了一晚上,您闻闻,香的。”一壁说话,一壁便将衣袖举到那青衣女子跟前。

    青衣女子忙朝后躲,笑骂道:“要死了,你个小蹄子连我也敢作弄,我告诉你说……”

    “朝香,外头是谁?”话未了,院深处蓦地有人发问。

    极雅丽的一道音线,又有几分微甜,甫一开言,满庭秋雨竟作春温,直听得人心底里也一漾一漾地,汪了水也似。

    陆朝香闻言,立时收了笑,回首欠身,规规矩矩地回道:“回主子,是慧能儿来送信了。”

    “叫她进来。”那声音道。

    陆朝香应声是,先让进慧能,复又将院门重新关牢,二人方沿抄手游廊来至正房门前。

    门边设着一具架子,左右各一张绣墩。慧能也不要人提,熟门熟路坐上绣墩,褪去脚上千层底的布鞋,自那架上取了双精致的软底鞋换上,那厢陆朝香已然挑了帘向她招手:“进来吧,夫人正好得闲儿。”

    脆亮的语声传进西次间,郭婉便抬头,向镜中睇了睇。

    镜子里,是一张绝艳的容颜。

    莹白如玉的肌肤,红润的双颊,杏眸似含朝雾,嫣红的唇若晓露湿花,引得人欲撷欲采、欲亲欲近。

    容颜如昨,犹似当时年少。

    郭婉微侧首,向镜子里抛去一缕眼风。

    娇媚的、风情的,却也是幽寂的、寒凉的。

    她弯了弯唇,对镜一笑。

    十年了。

    她在这皇觉寺中静修,至今已有十年。

    而这一睇一笑,便是这十年岁月刻下的印记。

    美人儿尚不曾老,唯这笑容里的沧桑,抹不掉。

    “给夫人请安。”慧能怯生生的声音传来,拉回了郭婉的思绪。

    她“嗯”了一声,自妆台上拣起一支螺黛,一壁对镜描眉,一壁闲闲问:“今儿又是谁?”

    “苦竹先生和……都来了。”吞下那个令人敬畏的称谓,慧能嗫嚅地道,头垂得很低,眼角余光瞥见的,唯一角雪青裙摆。

    那裙摆也不知是什么料子裁的,轻滑软薄,落在青毡上,烟一重、雾一重,叠了再叠,裙缘下头还露出几层素纱,蓬蓬地倒像云,略一行动,便“沙沙”作响。

    光是这条裙子,怕就抵普通人家一年的嚼用了。

    慧能心下不免咋舌,又有许多艳羡。

    这位郭夫人,在她们皇觉寺里,那可真是响当当的人物。

    听掌院说,郭夫人娘家姓韩,乃是山东首富,阔绰得不得了。十年前,就因为郭夫人向娘家侄女儿抱怨说吃不惯寺里饭食,住得也不甚舒服,那韩家掌家大姑娘当下就送了五千两银子进寺,又荐来一个擅做精食的厨娘。

    有了这大注银子进项,那住持大师再是个清心寡欲的,也得漏出点儿红尘之心来。

    于是,一手拿钱、一手办事儿。

    先是给郭夫人换至如今这院子,独门独户的,清静不提,且院子里一应也皆是全的,还另设了一间小灶房。

    再一个,打水劈柴的差事亦也免了,郭夫人“先天弱症,寒热皆忌”,皇觉寺“慈悲为怀”,自不好做出那等“有伤天和”之事。

    至于这“天和”到底是黄是白,那就真只有天知道了。

    从那以后,郭夫人便单独开火、独居一院,镇日悠悠闲闲地,过得极自在。

    那韩家也极乖觉,自那以后,年年都不短了往寺里送钱,少则一两千、多则七八千,将上下人等喂得足足的,那郭夫人更成了香饽饽,走到哪里都有人巴结,还不定能巴结得上。

    除此外,每逢年节,东宫亦常给郭夫人赏东西,光是那头一等的檀香便价值千金,可见其人虽不在,宠爱却不曾衰。

    而自六年前萧太后薨逝,那几个曾经得罪过郭夫人的僧侣,不是被罚去后山挑水,便是去净房扫地,住持和掌院愈加小心谨慎,敬着这郭夫人比敬佛祖还诚。

    有了这三重因由,寺中凡得郭夫人照应者,那日子也是水涨船高。

    慧能便是少数几个幸运儿中的一个。

    因她生得也算干净,行动也规矩,最重要的是年岁小,今年也才十一,两年前,郭夫人便指明由她并另两个小尼专管往里传话。

    不过,那两个小尼皆不及慧能伶俐,每每由她拔得头筹,今日亦如是。

    而自领了这差事,慧能便觉着,这郭夫人一身的气派,委实了不得。

    当然了,这皇觉寺里气派大的主儿,自来颇多。

    只是,那些老妃子、老宫嫔再有气派,也总有点阴森森地,说句大不敬的话,委实是像鬼多过像人。

    可这位从前的郭孺子却不一样。

    只要她往那儿一站,慧能便两腿发软,腰也会不自觉地朝下弯,往常的聪明伶俐更只剩下三分。

    打出生起,慧能就呆在寺里,见过太多曾经的风云人物,却从没有一个人能像郭夫人那般,让她如此胆怯,却又莫名想要亲近。

    “夫人,您瞧……是不是去见一见?”陆朝香轻细的语声响起,慧能醒过神来,忙垂首站着,再不敢胡思乱想。

    郭婉此时已搁下螺黛,正将翘着指尖儿将膏脂点唇,手上动作不停,语声却是淡淡:“下着雨呢,天气也冷,我委实懒怠动。”

    言下之意,谁也不见。

    陆朝香登时有些发急,又不敢深劝,只得陪着小心道:“夫人身娇体贵,自是经不得这些的。只从四月至今,殿……都来了两回了,今儿又还下着雨。夫人不也说了‘外头冷’?可殿……还是来了,足见一片赤诚,夫人又何苦还为着上回那件小事儿置气到如今呢?”

    见她急得额角冒汗,郭婉便搁下盛膏脂的玉盒儿,从镜子里扫她,目中漾着一点笑:“我都不急,你急什么?要不……你替我去见一见?”

    陆朝香当下面色大变,忙低头:“奴婢不敢。”

    “哦,是么?”郭婉面无异色,揽镜自顾,似观妆容,接下来的话头亦再不提这茬:“慧能,你就回说天气太冷,我又病了,请他下回再来吧。”

    “哎哟我的夫人,好歹您也定个日子下来啊,也免得人又空跑一趟。”慧能尚未答言,陆朝香到底忍不住,又劝了一句。

    郭婉不语。

    见她不像恼了的样子,陆朝香多了几分胆气,觑着她的面色陪笑:“到底也是今儿冒雨跑了一趟,若是空口白话地,却也不像。夫人看,要不要送点儿东西过去,也是一片心意?”

    郭婉对着镜子蹙眉,旋即又笑。

    描得长长的一双翠眉,轻颦浅笑间,恰是远山如黛,拢住春水般的眸。

    “罢了,就依你。”她似甚无奈,自袖中取出方帕子,向唇上轻轻一抹。

    佛头青纻丝素面儿帕子上,瞬间染上一痕嫣红,一素一艳、一冷一暖,说不尽地靡丽。

    “拿去。”将帕子向旁一递,郭婉眸中波光潋滟:“若他细问起来,你就说我委实病得动弹不得,不好过了病气给他,将养上一个月,应该也就好了。”

    慧能忙恭声应是,那厢陆朝香笑眯眯地接过帕子,又殷勤相询:“夫人,要不要找个匣子装起来?”

    “你觉着呢?”郭婉反问,长眉微挑,面上是似有若无的一个笑。

    陆朝香心头打了个突,忙抬手向嘴上轻打了一记:“奴婢该死,胡言乱语,该打。”

    郭婉“噗哧”笑了起来,摆了摆手:“罢了,这些戏码儿我也瞧腻了,还不把那手放下?”

    陆朝香借坡下驴,陪笑道:“奴婢谢夫人不罪之恩。”

    说这话时,她故意拧眉咧嘴,做出那可笑的模样来,郭婉果然被逗笑了,复又摇头:“把东西给慧能吧,也不好叫人家多等。”

    陆朝香便去寻了块包袱皮儿,将帕子折进其中,交给慧能,又虎下脸:“仔细着些儿,莫弄湿了。”

    慧能忙应了,小心收进袖中,郭婉又道:“至于那位披发结庐的,从前怎么回话,今儿还怎么回。往后他再来,用不着问我,直接打发了便是。”

    慧能亦自应下,眼睛却往陆朝香身上一扫

    陆朝香正背对着郭婉向她呶嘴儿。

    郭婉对这位苦竹先生的态度,委实难以捉摸,她这话也不好尽信,若真不往里传,只怕也不好。

    慧能常来此处,对郭婉的脾性亦有几分了解,见状便眨了眨眼,表示知道了。

    她二人的眉目官司,郭婉却是视若未见。

    拉开妆台上的一只抽屉,她随手抓了把碎银交予陆朝香:“赏你们的,拿去分罢。”

    慧能登时眼睛一亮。

    这一把碎银,少说也有一两,抵她三年的月钱呢。

    陆朝香双手接了,却是看也不看,转身便塞进慧能手中,口中笑道:“夫人也忒小瞧奴婢了,奴婢眼皮子再浅,也不至于跟个小孩儿抢东西。”

    郭婉杏眸微弯,夹住一丝笑痕:“知道你大方,快去吧,我这儿暂时用不着你服侍。”

    陆朝香不敢再耽搁,上前一拉慧能:“你傻了,还不快谢了夫人?”

    慧能手里抓着银子,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儿,合什躬腰:“谢夫人赏。”

    若不是出家人不兴跪拜,她真想磕几个响头。

    “快去吧。”郭婉微笑,将手挥了挥。

    陆朝香便拉着慧能退了出来,又点手唤过一个粗手大脚的丫头,叮嘱她:“好生听用,夫人要是叫我,你就说我去外头送慧能。当好了差事,一会儿予你果子吃。”

    这院子里服侍的也就四个,除陆朝香并那厨娘外,还有两个洒扫洗衣的,这丫头便专管洒扫,倒有一把子力气,就是人有点傻。

    听得有果子吃,那丫头便露出一脸馋相,没口子地应下,旋即往门前一站,又黑又壮,跟门神似地。

    陆朝香便随慧能出了门儿。

    她不放心慧能,总要亲眼见着东西送到了才行。

    二人打着伞跨下石阶,却见那雨又比方才大些,山风掠过,吹得那树叶子上的雨水直往下落,敲在伞面儿上,“噼哩啪啦”一阵响。

    慧能忙将伞倾了倾,遮挡树梢落雨,一面便偷眼打量陆朝香。

    打从郭夫人进寺时起,这位陆姑姑就一直管着近身服侍,在寺里也住了十年了,论起寺中掌故,她知道的怕是比慧能还多些。

    见她鬼鬼祟祟往这厢瞧,陆朝香便抬手敲她脑门儿,口中嗔骂:“好你个小秃尼,看我作甚?是不是方才那银子我没要你的,你不爽利?”

    慧能愣了愣,一时间会错了意,扣扣索索地便去掏袖笼,要把银子拿出来分。

    陆朝香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