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1章 画船听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哟,原来是您二位到啦。”一见裴恕与陈滢,那老者立时开口笑道,极标准的官话,入耳很是亲和。

    自然,也极是耳熟。

    裴恕与陈滢闻言,一抱拳、一屈身,双双行礼:“贺管事好。”

    几乎是有志一同地,二人皆不曾叫破他的身份,只含糊带过。

    “啊哟,这可使不得,折煞老奴了。”所谓的贺管事——大监贺顺安——也自改了称呼。

    他侧身避开他们的礼,又深深弯腰行了个全礼,方冲他两个招手儿:“两位快上来吧,主子正等着呢。”

    裴恕与陈滢皆应是,一前一后,提步上前。

    不知哪里来的风,卷起白浪、轻拍水岸,那画舫亦随风摇摆,水面光影斑斓,似摇碎半河星光。

    蓦地,几点湿凉,拂上陈滢的面颊。

    她下意识抬手去抚,指尖却又是一凉。

    原来是下雨了。

    她仰起头。

    漆黑的天幕下,雨丝疏疏落落地往下飘着,轻盈悠扬,如春时飞絮。

    “哟,这说着话儿的就下起雨来了。”贺顺安也自抬头看天,又伸手试了试,复又笑:“可巧儿您二位都到了,若不然可不得淋雨?快上来避一避罢。”

    陈滢没说话,裴恕则朗然一笑:“淋雨也不怕,我们可没那么金贵。”

    说话间,二人尽已登舟。

    “去河上一游。”一句低语自舱中飘来,正是元嘉帝。

    贺顺安忙恭应了,吩咐人解缆,那舟子将长篙向岸边一点,船只荡开,载着满船灯火,缓缓离了岸。

    未几时,船便行至河心,那雨也渐成势,“淅淅沥沥”敲打着顶篷,灯火下瞧来,似一根根细密银毫,在水面上点下万千个圆。

    贺顺安延了陈滢并裴恕进舱,陈滢扫眼看去,便见元嘉帝正负手立于窗边,身畔两座及地仙鹤铜烛台,明烛闪耀,将他的身影映于地面。

    他今儿并未穿龙袍,而是一身天青色镶银边儿团福圆领袍,发髻上亦只贯了根青玉簪,腰畔悬一枚水头极佳的玉砚,倒有几分富贵闲人的派头。

    “参见陛下。”到得此时,陈滢与裴恕便又重拾君臣之礼,齐声请安。

    这船上并无外人,自不必再像方才那样隐瞒身份。

    元嘉帝目视窗外,只略抬了抬手:“免,坐。”

    两名小监蹑足而来,奉上金漆小杌子两台,复又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贺顺安向四下望望,见玄漆案上茶点俱全,四下烛火通明,便也躬身而退。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唯雨落河面,“沙沙”如春蚕食桑,越添幽寂。

    好一会儿后,元嘉帝终是回过头,似笑非笑望陈滢望一眼,挑眉道:“今儿晚上你可算是如愿了。”

    裴恕自知这话不是与他说的,默然不语,陈滢遂起身垂首:“几番求见陛下而不得,只能行此下策。”

    元嘉帝未及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