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九十六章 暂避风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陈昊东道:“我这个人不到黄河心不死,怎么会轻易后悔?想想当年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麻雀道:“这里是黄浦,我可记得当年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过,有生之年再也不会回到这里,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她看不起一个出尔反尔的男人。

    陈昊东道:“我的确答应过,我答应过福伯,我答应过罗猎,在他们有生之年我不会回到黄浦,可现在他们已经不在了。”他缓缓放下了茶杯。

    麻雀冷冷望着他,罗猎始终三年,可是福伯虽然卧病在床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内心中忽然有些恐惧,陈昊东这么说难道意味着

    陈昊东微笑着向麻雀道:“可以给我添一杯茶吗?”

    麻雀示意佣人给他续茶,陈昊东礼貌地说了声谢谢,他现在的表现风度翩翩,的确像个谦谦君子,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麻雀甚至不相信眼前就是过去那个陈昊东。

    麻雀道:“你无所顾忌了?”

    陈昊东笑道:“你对我有很大的偏见,我现在就是个商人,普通的商人,我和盗门早已没有关系,你不用担心,我回来并非是想要报仇,当年我所遭遇的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不怪任何人。”

    麻雀对他的话却一个字都不相信,陈昊东看似谦和可谁知他的内心拥有着怎样险恶的想法,只差一步他就能够成为盗门之主,最后功亏一篑,难道他真得能够咽下这口气,联想起新近发生在朋友们身上的事情,麻雀越来越怀疑陈昊东来此的动机。

    麻雀道:“你有没有听说最近黄浦发生的事情?”她决定旁敲侧击,希望能够从陈昊东那里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陈昊东道:“听说了一些,所以我才过来,担心你有事。”

    “我能有什么事情?”

    陈昊东道:“好像最近出事的都是你的朋友,给你一个建议,明哲保身,千万不要主动介入麻烦之中。”

    麻雀道:“不要告诉我这些事和你有关。”

    陈昊东道:“在你眼里我始终都是一个坏人,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无法改变别人对我的想法,可是我能够改变自己。”他将喝完的茶杯放下,站起身道:“太晚了,不耽误你休息,谢谢你的红茶。”

    麻雀道:“那我就不送你了。”

    陈昊东道:“不用送我,我经常走夜路,已经习惯了。”

    麻雀站在窗前望着陈昊东的汽车远去,内心中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云,沉甸甸的让她透不过气来。

    常柴的心情同样沉重,他刚刚收到消息,久病缠身的福伯已经病逝,福伯在盗门德高望重,常柴又是由他老人家一手提拔而起,他必须要尽快赶往满洲,参加福伯的葬礼。

    他让人买了当晚的火车票,带着他的二姨太驱车前往火车站的途中,二姨太一百个不情愿,嘴里叨唠着:“满洲?天寒地冻的,非得要过去啊?他是你什么人啊?”

    常柴终于压不住心头的怒火,大吼道:“你给我闭嘴,信不信老子这就把你给休了。”

    二姨太被他吓了一跳,此时司机突然踩下了刹车,常柴的身体因惯性向前方冲去,装在前面座椅的靠背上,好不疼痛,他怒骂道:“怎么开的车?”几道强烈的灯光照入了车内,常柴这才感觉到不妙,他慌忙催促司机倒车。

    可后方也有两辆车堵住了他们的去路,常柴掏出手枪,看到一个身影下了车缓步朝这边走了过来,常柴眯着眼睛望去。

    那人来到汽车旁,伸手敲了敲车窗,示意常柴下车。

    常柴不敢下车,举枪瞄准了外面的男子,可一支枪却抵住了他的脑袋,司机冷冷道:“把枪交给我,下车!”

    二姨太尖叫着扑向司机,被司机反手一记耳光打回到座椅上。

    常柴不敢妄动,点了点头,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出去之后,他看到前后左右都有人用枪瞄准了他,他认出了站在车外的人,常柴颤声道:“陈昊东?”

    陈昊东抽了口烟,然后将烟盒递给常柴。

    常柴犹豫了一下,从中抽出一支烟。

    陈昊东又掏出火机帮他点上,轻声道:“这些年分舵在你的手上好像没什么起色?”

    常柴道:“你答应过的,永远不会踏足黄浦的土地。”

    陈昊东笑道:“人活一世要懂得变通,你这个人有点死心眼,罗猎将这边交给你真是看走了眼。”

    常柴道:“我们盗门自己的事情不劳你费心。”

    陈昊东道:“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带着你的小老婆继续过你的安逸日子,继续当你的分舵主,二是给那老不死的东西去陪葬,你选哪个?”

    常柴怒视陈昊东。

    陈昊东压低声音道:“在你做出选择之前,我要告诉你一件事,那老家伙不是病死的,是我活活给捂死的。”

    常柴怒吼道:“王八蛋,我跟你拼了!”他向陈昊东扑了上去,不等他近身,陈昊东一拳就砸在他的面门上,抓住他的手臂,拧转到身后,一手抓住他的头发,将他流血的面孔挤压在车窗的玻璃上。

    汽车内传来二姨太的尖叫声。

    陈昊东道:“你这些年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霸占我的东西,你还算是有些骨气,其实无论你怎么选择,我都不会让你活下去。”他使了个眼色,车内司机瞄准二姨太的额头就是一枪。

    常柴眼睁睁看着二姨太被杀,他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

    陈昊东道:“她是第一个,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的亲信手下,我会一个一个清理掉,可惜你看不到了!”他说完抽出一把匕首,面无表情地割开了常柴的咽喉。

    常柴捂着流血的咽喉,在地上挣扎着。

    陈昊东摇了摇头,掏出手帕擦了擦手,然后将手帕扔在了常柴的脸上,向手下人道:“烧了!”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