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九十四章 几可乱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瞎子到目前为止还没见过那张照片,不过秦律师已经见过,在秦律师看过所谓的证据之后,马上就打起了退堂鼓,按照他的说法是证据确凿,别说是自己,就算这世界上最高明的律师也无能为力。

    麻雀虽然联系上了福伯,可是福伯那边正在住院,毕竟上了年纪,福伯已经老糊涂了,指望他出面帮忙也没有了可能。原本麻雀还以为警方会找自己了解情况,可直到现在也没人找她,看来警方认为掌握的证据已经足够将程玉菲治罪,不需要其他的证词了。

    程玉菲终于亲眼见到了照片,照片拍得很清楚,几张照片几乎还原了射杀刘探长的全过程,让程玉菲惊恐不已的是,照片上的女杀手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连她自己都看不出和自己的区别。

    王金民拿着照片在她的面前晃了晃道:“看清楚了?这上面是不是你?”

    程玉菲仔仔细细看着,看了好久,她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静,她没杀人,当时她和麻雀一起呆在家里,不可能溜出去杀了刘探长,更何况她一向尊敬刘探长,可照片究竟是怎么回事?程玉菲想过让麻雀为自己证明,可她又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圈套,如果自己提出让麻雀作证的事情,很可能把这位好姐妹也牵连进来。

    王金民看到她那么久没有说话,忍不住又问道:“你回答我!是不是无话可说了?”

    程玉菲道:“照片说明不了什么,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长得很像,而且还有人擅长化妆易容,这个人绝不是我,我以自己的人格担保。”

    王金民呵呵冷笑了起来:“人格?一个杀人犯还有什么人格?”他把照片收了回去,放在桌上,然后掏出一盒烟,点燃了一支,抽了口烟道:“程玉菲,我一直对你还算客气,可现在证据确凿,由不得你抵赖,你还是老老实实承认杀害刘探长的事情,我也好向上头交差。”

    程玉菲道:“单凭着几张照片,你就把我定性为杀人凶手,不觉得太过敷衍了?把我定罪,真正的凶手就会逍遥法外,刘探长的命案永远都不会查清,让他怎能瞑目。”

    王金民道:“你要得证据我全都给你了,其实你招不招供已经不重要,这些证据足够把你定罪,程玉菲!如果你还不承认,就别怪我不客气。”

    程玉菲道:“我根本不知道刘探长现在的家庭住址,那把手枪是他送给我的,可是我并没有把手枪随身携带,而且我的枪里没有子弹。”

    王金民怒道:“狡辩!看来不给你点苦头你是不会说实话了!来人!”

    王金民让手下将程玉菲带下去用刑的时候,麻雀来了,王金民本来没打算见她,可临时又改了主意,他决定见见麻雀。

    麻雀也不是一个人过来的,瞎子陪同她一起,如今的黄浦他们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朋友帮忙,也只有他们才会在这种时候仍然不肯放弃营救程玉菲,就连程玉菲的助手李焱东也认为这件案子没有反转的机会。

    王金民道:“麻小姐,秦律师没有转告你案件的详情吗?连秦律师都已经不打算为她辩护了,你可真够朋友。”

    麻雀道:“王探长,事发当天下午我和程玉菲始终在一起,我们根本就没有分开过,我一直看着她,她没出过房门,怎么可能杀人?”

    王金民道:“根据程玉菲的口供,事发当天的下午你们两人在一起喝酒,喝了一坛黄酒,你们喝多了,然后先后睡了过去。”

    麻雀纠正道:“是她喝多了,不是我,我一直都清醒着,我在一旁守着她,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当时的情况。”

    王金民威胁道:“麻小姐,你虽然也是知名人士,慈善家,可我必须要提醒你,如果在这件事上做了伪证,你一样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麻雀道:“我为什么要撒谎?”

    王金民道:“因为你和程玉菲是好朋友,你想帮她,所以你放弃了原则,不惜冒着触犯法律的危险。”

    麻雀还想分辨,一旁瞎子道:“王探长,其实这种事你们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对不对?”

    王金民道:“没有证据我们不会胡乱抓人。”

    麻雀道:“证据吗?”她转过身去,当她再度转回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肤色黧黑浓眉大眼的汉子。

    王金民不由得一怔,他意识到眼前人就是麻雀,只是她的样子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改变了?

    麻雀道:“如果你在大街上遇到我,你会不会一眼认出我?”

    王金民没有回答。

    麻雀道:“这叫易容术,我现在所使用的只是最简单的一种,精妙的易容术可以惟妙惟肖地模仿另外一个人,除非是对这个人极其熟悉的人,根本看不出其中的破绽。”

    王金民道:“麻小姐的易容术很厉害,可这说明不了什么。”

    瞎子道:“王探长,您不能否认有其他人冒充程玉菲的可能,您想想,如果是程玉菲杀人,她为什么不乔装打扮一下?为什么在杀人之后要把手枪留在现场,这些您所认为的证据是不是有些刻意?”

    王金民道:“懂得易容的是麻小姐不是程玉菲。”

    麻雀道:“王探长,程玉菲过去是黄浦最有名的女神探,她帮助你们破了多少大案要案,法律在她心中是神圣的,她怎么可能去主动触犯法律?更何况她一直都将刘探长当成她的亲人和朋友。”

    王金民道:“两位的心情我很理解,可是我们目前的证据已经很充分了,程玉菲很快就会承认,你们如果真得是她的朋友,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为她请一个好律师。”

    麻雀道:“我想保释她。”

    王金民摇了摇头道:“没有任何可能!”

    麻雀道:“我可以为她担保,并为此付出一大笔担保金。”

    王金民道:“她杀得是华总探长。”

    麻雀还想说什么,王金民已经让人送客。

    巡捕毫不客气地将他们两人请出了巡捕房,麻雀在门前气得直跺脚,瞎子劝她道:“事到如今,你生气也没用,我已经让人去东山岛送信,看看张长弓能不能回来帮忙。”

    麻雀道:“来不及了,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