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0章 你一晚多少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哭什么?”

    高大的人影来到了跟前,冷冰冰的声音一如既往。

    夏彤哭的缺氧,好半天才换过来气,满脸的泪水和鼻涕都擦不干净,往袖子上抹,顿时,一块干净的格纹手帕出现在面前,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夏彤抬起头,对上骆利川的视线,说:“我不要,待会你又讹我。”她还对鞋子的事情耿耿于怀。

    骆利川失笑:“就这么缺钱?”在骆利川的眼中,十万块就跟十块钱似得,他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哪里懂得人间的疾苦。

    夏彤觉得自己和他说穷这个字,无疑是对牛弹琴。

    “走了。”

    与陆利川擦身而过,夏彤走出了楼梯口,门外,夏嘉宁正被一个护士带着,看见她就扑了上来。

    “妈咪,我差点又丢了!”

    夏彤又好笑又心疼:“不是让你在病房里等我吗?怎么跑出来了?”

    “我不放心你。”小大人似得语气,从夏嘉宁嘴里说出来有些违和。夏彤捏了捏他肉乎乎的脸蛋,拉着他走了。

    完全忽视了背后散发着强烈怨气的骆利川。

    自医院这一别后,骆利川的生活里就完全没有了夏彤这个人,她就像一个过客,在他的生活里带起了一丝涟漪,最终却归于平静。

    骆利川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和她产生交集,却没想到在半个月后的一天,接到了夏彤哭着打来的电话。

    “骆先生,求你帮帮我,宁宁不见了,警察不帮我立案,我能找的人只有你了……”话没说完,又是一阵哽咽的哭声。

    此时已经晚上八点,骆利川正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他听着对方的哭声,内心里没有一丝波动,甚至是冷漠。

    等对方不哭了,他说:“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夏彤等了半响,等来这么一句话,犹如被一盆冷水泼下,全身都凉透了。她抱着手机坐在警察局的大门口,茫然的抬眼看向四周。

    自己真是昏了头了,夏嘉宁在托管所被人给接走了,自己竟然会想到要求助骆利川,虽然他有钱有势,在A市是翻手为云的大人物,但是他为什么会帮助自己呢?

    是因为自己那天在酒店骂他?还是在医院对他冷嘲热讽?

    夏彤被慌张冲昏了头,夜风一吹,浑身打了个激灵。

    “也许孩子自己回家了呢?”夏彤有了这个想法,赶紧打了个车往家里冲,刚到楼梯口,突然接到了骆利川打来的电话。

    夏彤本来不想接,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找孩子,可是手机持之以恒的振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夏彤只好接了起来。

    “喂?”

    “在哪儿?”

    “刚到家楼下。”

    “我来接你。”

    对方非常霸道的挂了电话,夏彤也顾不上,急急忙忙冲回家,却发现房门口也是空无一人,她走投无路,只好下楼。

    过了十几分钟,骆利川的车就开过来了。

    他摇下车窗:“上来。”

    夏彤扭捏了一下,还记着他刚刚挂了自己电话的事情:“骆总,你有什么事吗?”

    骆利川看她这副样子就来气,明明心里想要,就是死不承认。

    “不是要找孩子吗?不要了?”

    “当然要!你不是说帮不上忙吗?”夏彤说着又要哭,骆利川直接下车朝她走来,“孩子找到了。”

    “在哪儿?!”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夏彤忍不住扑到了骆利川的身上,抓紧了他的衣服。两个人靠的如此之近,骆利川一低头就能亲到她的额头。

    目光往下,骆利川能看见她哭红的眼皮,眼睫毛都是湿漉漉的,心脏也跟着往下塌。本来都想好了不再管这个女人的事情,可是当挂了电话,脑海里她的哭声却挥之不去。

    向晨刚下班就被骆利川叫回去找人,动用了关系查了夏嘉宁学校附近的监控,找到了接走孩子的车,确认了车牌号的主人,才算是把孩子给找到了。

    只是这一切的经过,夏彤都是不知情的。

    ,content_nu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