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3.第8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知道是谁碰到了开关,喷头里猛地喷出了的水兜头洒了下来。

    程恪靠着墙, 江予夺靠在他身上, 脑门儿顶着墙。

    两个人的动作都已经停下,但喘息在他耳边依然混乱着, 喷头里喷出来的凉水都没能马上让一切冷却。

    水温开始升高之后,程恪才抬手对着喷头拍了一巴掌,喷头转了个身, 对着马桶那边继续喷着。

    江予夺的喘息声低了一些,说了一句:“我帮你……”

    “什……”程恪对于这个句式现在敏感, 哪怕他俩现在刚完事, 他的第一反应依旧不堪入目,好在江予夺说这句话的同时往喷头那边伸了伸手,他赶紧抓住了江予夺的手, “不用, 我就冲冲,一只手够了, 你……帮我脱一下这只袖子。”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帮他把羊毛衫的袖子给扯了下来, 然后在他眼角亲了一下, 转身带着一身水出了浴室。

    程恪把喷头移回来对着自己, 石膏架到墙上, 低头闭上了眼睛。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 江予夺脱得只剩了一条内裤坐在椅子上, 看到他出来, 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有些尴尬地用手遮了一下。

    就见过几次面的时候都敢光着给人开门,这会儿撸都撸完了穿着内裤还要遮……臭不要脸大概是按年龄排的吧。

    程恪转开了脸,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听到江予夺进了浴室之后才转过身,坐到了沙发上。

    江予夺打开了电视,正在动画片,喵坐在茶几上看得很投入,程恪也就没换台,跟它一块儿看着。

    反正现在看什么都一样,脑子里不乱,是空的。

    江予夺洗澡比平时用的时间要长,程恪有些不放心,中途喊了他一声,他应了,又过了十分钟才顶着一脑袋水出来了。

    “你睡着了吗?”程恪问。

    “没,”江予夺抓毛巾在头发上胡乱搓着,“我就是……不好意思。”

    “……哦,”程恪愣了愣,“没事儿,就当没发生过。”

    “怎么可能,”江予夺说,“就算都忘了,它也发生过。”

    程恪没有说话,他感觉江予夺说的已经不是这件事了。

    “没有什么事是不留痕迹的,”江予夺坐到他身边,低头擦着头发,“就算你假装看不见,它们也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留个记号。”

    程恪伸手到江予夺脖子后边儿想捏捏,但手指刚碰到他皮肤,江予夺突然猛地回手抓住了他的手。

    “我!”程恪反应很快地马上喊了一声。

    江予夺的手顿了顿,松开了,低头继续擦着头发。

    程恪犹豫了一下,还是在他脖子后面轻轻捏了捏。

    在发生了视频里那样的事之后,哪怕中间经历了两人从未有过的亲密接触,江予夺压抑着的紧张情绪却依然没有消散。

    有些东西,是发泄不掉的。

    就像江予夺说的那样,有些事发生了,就永远都会在那里,留下一道道的痕迹,你看得到看不到,都不会改变。

    “去趟超市吗?”江予夺说,“屯点儿吃的。”

    “没了吗?”程恪问。

    “还有,但是没多少了,我想……出去走走,”江予夺揉揉鼻子,“顺便吃点儿东西。”

    “好。”程恪点点头。

    正要站起来的时候江予夺又转过身搂住了他,脸埋到他肩窝里用力蹭着。

    “撒娇啊?”程恪问。

    “没,”江予夺闷着声音,“不好意思。”

    程恪笑了起来,在他背上搓着:“你这个不好意思大概需要多久才能缓得过来?”

    “不知道,”江予夺靠他身上用力蹭着,最后把他按倒在沙发上,趴到他身上,“你都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吗?”

    “没有,”程恪说,“我觉得我左手技术也还不错,以前都没注意。”

    “闭嘴。”江予夺拱了他一下。

    “你要说你没舒服,我就会不好意思了,”程恪在他背上一下下拍着,“毕竟我……年头长不少了……”

    “程恪!”江予夺抬起头瞪着他,“你他妈能不能总跟个老流氓一样。”

    “说话注意点儿啊,”程恪说,“流氓可以,老流氓不行。”

    “操。”江予夺笑了起来,呼吸扑了他一脖子,暖暖的,顿了一会儿之后又清了清嗓子,“那你……”

    “爽,”程恪说,“就是一开始我有点儿担心,不知道你干这事儿跟帮人搓背会不会的同一档力度。”

    “……我发现你说这种话题的时候反应特别快。”江予夺说。

    “废话,刚干完。”程恪说。

    “闭嘴,”江予夺从他身上跳下了沙发,“起来,换衣服去超市。”

    程恪不知道江予夺为什么突然想去超市,平时不到吃得面包渣都扫不出来了他一般不会去买东西。

    出门之前程恪看了看,吃的还挺多的,塞了半个冰箱。

    不过他没有多问,如果他俩继续单独呆在屋里,估计这一晚上江予夺的尴尬劲都过不去,去超市转转,能让注意力从他此生经历的第一次臭不要脸活动中转移开去。

    “你是不是说过这种曲奇好吃?”江予夺推着车,拿起一盒曲奇问。

    “嗯,”程恪点了点头,“拿两盒吧,有时候没到饭点饿了可以吃。”

    江予夺直接放了四盒到车里,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这个小蛋糕呢?”

    “没吃过,”程恪看了看,“那个蛋卷吃过,还不错。”

    江予夺放下小蛋糕,拿了几盒蛋卷。

    “拿这么多干嘛啊?”程恪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吃啊,”江予夺说,“一会儿再拿点儿方便面方便米饭什么的,你以前不是一箱一箱买吗?不想吃外卖又懒得出去的时候可以吃。”

    “不想吃外卖又懒得出去的时候你可以做啊。”程恪说。

    江予夺看了他一眼:“我要不想做饭呢,我现在手还有伤。”

    “哦,”程恪笑笑,“那行,屯点儿吧,要不再拿点儿火腿肠午餐肉什么的,可以加进去一块儿煮。”

    “行。”江予夺点头。

    今天也许是江予夺的心情有些不一样,买东西都跟平时不同了,无论拿什么都跟上货似的拿一堆。

    程恪想买条洗脸毛巾的时候都有些犹豫,看了半天没敢伸手,就怕一伸手,江予夺给他批回去二十条的。

    “毛巾这么难选?”江予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手往他腰上一放,下巴直接搁到了他肩上。

    程恪有些吃惊地偏了偏头,又低头扫了一眼江予夺放在他腰上的手,相当稳,一看就是没打算有人来的时候拿走的。

    “怎么?”江予夺问。

    “突然这么大方了?不说大庭广众了?”程恪轻声问,伸手在毛巾上抓着,想挑一条又厚又软的。

    “我就想试试,”江予夺笑了笑,“这样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程恪问。

    “舒服,”江予夺说,“大家好这是我男朋友。”

    程恪笑了起来,回手在他鼻尖上弹了一下。

    “要这种吧,”江予夺指了指架子上的毛巾,“我也换条这样的,咱俩用一样的。”

    “行。”程恪拿了毛巾放到车里。

    “牙刷什么的那些也都买一样的吧,”江予夺说,“不过我用不惯电动的,你跟我一块儿手动吧。”

    “行。”程恪说。

    今天江予夺有着超乎寻常的采购热情,在超市里转来转去,购物车里都堆满了。

    “差不多了吧,”程恪看了看两边,感觉这是第三次走过内衣区了,“这一大堆我感觉保质期内吃完都够呛。”

    “吃不完可以扔了,”江予夺也看了看两边,“哎,程恪。”

    “嗯?”程恪应着。

    “你还记得那会儿在超市碰见我吗?”江予夺问。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