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5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贺君庭话音落下,贺博严、贺母、霍深三人,脸上的表情登时天翻地覆的变了又变。

    他们看了看贺君庭,又面面相觑,半响都没有任何人说话,客厅里也一度安静到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声。

    "霍爷,急救箱拿来了!"秀姐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最先回过神的是霍深,他给贺母递了个眼神,贺母没给他什么好脸色,却还是从秀姐手里接过了急救箱。然后在贺君庭旁边坐下。

    她打开急救箱,用棉签沾了双氧水将血清洗了下,然后又消毒上药,瞧着贺君庭额头上被砸的小坑,心疼不已,心里很是怨怼贺博严。

    贺君庭额头上的伤口处理完毕,贺母便让秀姐整理好急救箱拿了下去。

    先前的话因为秀姐的出现按下了暂停,但不代表能永远暂停下去,毕竟这涉及的不再是上一辈的事情,还牵涉到贺君庭。

    霍深觑了眼抿着唇的贺博严。又扫了眼沉下脸的贺母,他斟酌了一番,开口道:"小庭,霍叔可以单独跟你谈谈吗?"

    贺君庭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起身淡漠的看着霍深。"抱歉霍叔,我回来是有事跟父亲谈,谈完还有事情需要处理。"

    言下之意,抽不出时间跟霍深单独谈。

    霍深脸上染了几分落寞,眨眼间又恢复如常,淡笑道:"那下次等你有时间了,霍叔再找你单独聊聊!"

    贺君庭轻轻点了下头,然后对贺博严说:"父亲,我想跟你谈谈公司的事情。"

    贺博严有些不敢直视贺君庭的目光,嘴唇动了动,"去书房谈吧!"

    贺博严起身先一步往书房走去,贺君庭跟随其后,独留贺母和霍深还在客厅。

    "燕仪,你说小庭是不是都知道了?"霍深看着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不由感慨道。

    贺母冷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跟贺博严干了那么多龌龊的事情,还指望都擦得干干净净吗?君庭从小就聪明,你们以为瞒得过他?"

    以往为了不让贺君庭察觉这个表面光鲜家庭下的畸形,她就算再憎恶霍深和贺博严,也要装作喜笑颜开当个贤妻良母,毕竟她这辈子活着的唯一念想也就只有儿子贺君庭。

    这些年费尽心思帮着贺博严和霍深粉饰太平,也是为了贺君庭考虑,毕竟有个性取向不正常的父亲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霍深自知是他和贺博严对不起她,当年他和贺博严在一起。在那个年代,定是不被社会所接受的,贺家也算是名门了,贺博严的父亲也不可能接受儿子不婚不育和一个男人厮混在一起,所以贺博严才听从家里的安排娶了贺母,也就是沈燕仪。

    贺博严长相清秀,颇有书卷气,虽然话不多,但性子看起来温和好相处,而沈燕仪则是个较为传统的女人。

    在那个年代,两人见过几次面便将婚事给定了下来,婚前,两人没有任何逾越的举止,沈燕仪也没觉得不对,可婚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