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45.对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白小希和元宰还有阿丘的打斗一下停下来。

    随着棺木打开的声音,众人的心脏一下被抽紧,好奇又紧张盯向打开的棺木。

    这一看,众人的抽气声更明显。

    原本以为会在棺木内看到一具年岁已久的干尸,结果却看到一具美人生动的面孔。

    黛眉轻弯,挺秀的鼻尖,唇上不点自妍,一双白嫩的柔夷规矩地交叠在腹前,看上去像睡着了一样。

    但是众人清楚,这里的墓室一看就知道修建了多年,这棺材又不透气,没人可以在棺木中沉睡这么长时间。这具看上去只是沉睡了的美人躯壳肯定是已经死去多年。死了这么长时间美人的尸体还能保持得这么完好,这么鲜活真是一个奇迹。

    周睿从打开棺木的那一刻起,整个人呆滞住,目光定定在美人脸上不放。剩余其他人都看出了他的异样。

    元宰嘴角邪邪勾起:“周睿,你这种眼神不知情的还以为睡在棺木里的是你的女人呢。”他话音刚落,一道凌厉的金光直直射中他的胸口,痛得他站不稳跪了下来。

    元宰恨恨地抬眸:“出手暗算,算什么君子!”

    周睿脸上冷若冰霜,好像突然换了个人冷冷道:“你给我住嘴!”可当他望向棺木中的美人时,脸上的线条立刻柔了许多,口中轻轻唤了一句:“刘盈……”

    他唤得很小声,轻得只有他一个人听到。

    没错,这棺木正是刘盈的尸身!

    打开棺木时,见到刘盈那一刻,周睿比谁都要惊讶,他没想到刘盈会成为陆州代表躺在棺木之中。

    看刘盈的样子依然是他离开古代九州时年轻模样,周睿心头不由扬起一股酸涩,难道说刘盈在他离开后不久就去世了?

    棺木中的美人并没有想象中的惊吓,众人凑近了许多,有人眼尖看到放在刘盈旁的金色牌子,上头闪着不同寻常的光,不由叫出声来:“那是什么?”

    他刚说完,原本受了伤的元宰灵活地从低上跃起来,旋身走近棺木伸进里面拿里面的令牌。

    周睿挡住了他,眉峰一挑:“你想干什么?”

    元宰:“不干什么,拿个物件瞧瞧罢了。”

    “不许碰她!”周睿厌恶地将元宰的手甩开,挡在棺木前,“这是前陆州州主千金,谁都不能上前冒犯。”

    元宰讥讽道:“打开棺木的是你,最冒犯她的人是你,这会当装起好人了,这就是周老板的做人方式?”

    周睿那张平时对人随和的脸难得露出冷厉的神情:“说到虚伪我怎及得上元宰兄卑鄙,我话说到这里,谁敢靠近一步,那就要看看我手中的金光同不同意!”

    元宰那些手下本来蠢蠢欲动打开其他棺木,闻言都停了下来。

    墓室中一下陷入剑拔弩张的气氛。

    元宰阴冷的声音打破这一瞬间的沉静:“是吗?那我们就好好打一场吧。”电光火石间,几乎没人看出元宰做了什么,只见他的躯体急速大了几倍,身高高得几乎头顶要顶上墓室的天花板上。

    元宰扬天长吼一声,对着自己壮实的胸口拍打一下,被周睿金光击中的地方立刻弹出一记金光射向周睿。

    这记金光的速度又凶又猛,周睿根本来不及做闪躲的姿势,只能身子微微后仰了一下,金光堪堪从他鼻间擦过,划出一道血痕,血沿着他的鼻头滴下来,他差一点就要被自己的金光所伤。

    而那道金光划过周睿鼻间后直直射去他身后的棺木,棺木“嘭”的发出好大的声响应声裂开。棺木的木头碎弹得到处都是,有人被棺木的木碎击到,立刻身上多了几个伤口,严重的流血不止。

    身体壮大后的元宰速度快得惊人,在棺木炸开的瞬间便闪电般移了过去,从里面拿出一把令牌。

    而棺木被炸碎后,一具干枯的尸体同时从棺木跌落下来。这具尸身可没有刘盈的保持得那么完好,皮肉部分干得没有任何光泽,紧紧贴在骨头上,和一具骨架差不多。

    元宰拿到第一块令牌后,阿丘也不敢落后,急速走到和周睿有一段距离的棺木前,把上面的棺盖推开。

    这具棺木里的尸身和刚才的干尸一样,都已经有些惨不忍睹,除了尸体上的衣服看出死者生前身份尊贵,其他和一具普通风干的尸体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若再不下手,令牌就要被他二人拿光了。”魂魄灵识在周睿耳边提示他。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