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5章 死有余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是我害得你?还是自私,想坑我来着?结果自己玩火**?当初云洛给你的拿药,如果你给我吃了,还会有这样的事吗?偏偏你自作聪明,非要处处害我,你有今天的报应,也是你活该!”

    明媚听云墨说话难听,便忍不住冷脸训斥了她两句。

    云墨本就出在崩溃的边缘听不得难听的话,被明媚这样一嘲讽,顿时便像受到了奇耻大辱一般,指着明媚的脸骂道:“就是你这个贱人,如果不是你,欧亚怎么会不喜欢我?如果不是你,我哥哥怎么会讨厌我?如果不是你,我的孩子怎么会失去?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说完,便向明媚这边疯狂的冲了过来,云琛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的人狠狠的扔到了地上。

    “真是不可理喻,算我们白来了,你好自为之吧!”云琛对云墨算是彻底失望了,转身拉了明媚就要离开。

    明媚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那瓶血,又扭头看了看地上狼狈不堪的云墨,终究是舍不得她就这样死去,于是便将手里的那瓶血递到了云琛的手里,和他说道:“这血给你,你留给你妹妹,以后生死有命,愿她善良。”

    云琛低头看了一眼妹妹塞到自己手心里的那个小瓶子,心下一阵感动,刚要开口说话,此时,云墨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顺手抓了桌上的水果刀,便向明媚这边狠狠的刺了过来。

    “贱人,去死吧!”当云墨的刀子只差一点就要刺到明媚的后背时,云琛连忙伸手握住了云墨手中的刀子,刀子迅速划破他的掌心,那瓶血,也掉在了地上。

    瓶子应声碎裂,里面的血在接触到空气后,迅速的便干化,不出片刻,只剩下一片暗褐色的血迹,想收都收不回来了。

    云琛的手心也被云墨的刀子划伤,伤口很深,血一直往外流,滴在地上,触目惊心。

    “云琛,你怎么样?”眼见云琛为自己挡了一刀,明媚连忙转过身来,握住他不断流血的手,关心的问道。

    云琛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地上那唯一可以治愈云墨蛊毒的血,眼底闪过一抹无奈的光。

    “云墨,这都是你自找的!”云琛一边握着流血不断的手,一边厉声呵斥云墨道。

    云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自己的刀子割伤了哥哥,而明媚那个贱人,却丝毫未损。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要杀明媚这个贱人的,不是要伤害你!”云墨迅速扔掉手里的刀子,哭着跟云琛解释道。

    “你是自作自受,本来明媚是来给你送解药,可你自己把药毁了!”云琛低头看着地上那一小片干涸的血,不断的叹息道:‘也许这就是命吧,云墨,你自己造的虐,你自己承受吧!’

    云墨猛然的看着云琛,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一直委屈的哭:“你一直都护着这个贱人,是她害死了我的孩子,把我害成了这样,我才是你的妹妹,你为什么从来不关心我?”

    “大小姐,大少爷也好,明媚也罢,如果他们不关心你,今天就不会来医院看你。”

    江晟一脸遗憾的望着地上的那瓶血,微微叹了口气,跟云墨解释道:‘明媚这趟来,就是来给你送龙蛊血的,而你,却亲手将这份唯一的解药给打碎了。’

    “解药?这是治愈我病的解药?”云墨诧异的低头看了看,突然又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她迅速向明媚这边扑了过来。

    “我想起来了,你身体内的血可以祛除一切蛊毒,我怎么忘了?你快给我,赶紧给我你的血,我受够了!”

    当云墨再次向明媚这边扑过来的时候,云琛却赫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的人狠狠的扔回了地上去。

    “我警告你,你再敢碰明媚一下,我要你的命!”云琛指着地上云墨的脸,厉声呵斥她道。

    “哥,救我啊,我不想死……”云墨知道敌不过明媚,毕竟太多人护着她,所以便是用苦肉计道:‘就给我一点,一点就够了,我真的不想死啊!’

    “你不想死也没办法了,我现在是正常人,体内的龙蛊已经祛除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