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二章:驾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四声沉闷的云板从宫内一层一层地传出来,哀声四起,天下缟素。

    年轻的圣上登基不足两年就暴病离世,且没有留下一位成人的皇子,不少人猜着宫里会闹出什么大乱子,就像先帝当初那样——然而,出乎意料,京城上下竟分外地死寂安静。

    礼部正有条不紊地操办着李沣的葬仪。

    明黄色夹杂着惨白色的灯火,从宣武门蔓延至深宫大内。重华宫大佛堂的灵位前,早已跪满了宗亲嫔妃等,凄惨绝望的嚎啕冲天而起。

    历代帝王殡天,宫眷和宗亲们按例哭灵,自都是涕泪连连,没有人敢怠慢的。不过如李沣灵前哭得这般真心实意的,实在少见。

    若是李沣泉下有知,见到他的亲眷和嫔妃们哭得撕心裂肺,应是会感到安慰吧。

    “圣上啊,你为何这么早就去了,可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地……”几位衣冠体面的皇妃哭得尤为惨烈。身后有亲王的王妃一同跪着,便有人劝道:“贵妃娘娘别伤了身子,圣上虽驾崩了,如今天下可就压在几位小皇子肩膀上了呢……”

    那痛哭的贵妃,还是当年在东宫时一位极得宠的侧妃,在陈皇后有孕后前后脚地生了四皇子。

    贵妃抽噎着抬头,脸上却白得吓人,讷讷道:“你说得好听……莫说是我的四皇子了,怕就是皇后娘娘的三皇子,都……”

    宫中圣上、太后被摄政王徐策囚禁的事情,旁人不知,她这个枕边人多少能探出几分口风。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了……什么夺嫡,什么二皇子三皇子的,呵,都是一场梦啊……她要活下去,就算她不能活了,她也要保住四皇子……

    和贵妃一样的,还有几个昭仪、嫔的,只是生的都是公主。可那般年幼的公主,父亲早早地故去了,将来又能如何呢?命好的,长大成人被扔出去和亲塞外,好死赖活地挣扎着;命不好,怕也长不大了。

    众人哭声阵阵,只是突然间,前头有几位着紫色尨服的内监匆匆闯进来了。

    已故的帝王灵堂如何能由这些身份卑贱的人闯入,故而台下跪着的宗亲贵妇们都惊得抬头看去。只见几位内监将衣袖合拢,躬身屏退至两侧,内监们特意留出来的正道上却是闪出了一位年轻女子的身影。

    “安,安王妃殿下?”跪在最前头的贵妃显然是认得傅锦仪,忙惊呼道。

    傅锦仪深吸了一口气。

    这不是因为她紧张,而是因为——她穿着这身装扮能站住了,实在不容易。

    她头戴三龙十二凤貂皮嵌珠缠金丝紫金冠,三龙做腾云聚顶之状,凤均做展翅飞翔之状,凤口垂下红宝石串南海东珠,与耳垂上钳着的赤金镶红宝石坠子相得益彰。身披明黄色堆云缎绣九尾凤锦袍,下身是一丈长金丝滚边绣祥云裙摆迤地,外再罩浮光锦披帛,脖颈下以红宝石白玉扣系了,通身珠玉琳琅,熠熠生辉。

    这本是大秦朝皇后册封典礼当日的正装。傅锦仪和林漪澜两人本不是皇族,自来也没有预备这样的东西,还是几月前命令内务府昼夜赶工,才成的。

    傅锦仪从前册一品诰命时朝服已然很厚重了,那时候正值夏日,那一身差点儿中了暑;如今虽是大冬天地,皇后礼服却还比诰命朝服尊贵了不知多少,却要撑着快八个月的身孕穿这样一身,实在是难为了。

    若是可以,林漪澜和徐策也不愿她过来撑场子;可有些事情,除了她还真没第二个人能做。

    她强撑着扫视众人,神色平静无波,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威压。

    只是下一瞬,台下突有一女子站起身,高声道:“安王妃殿下缘何穿擅闯进圣上灵堂?”

    傅锦仪定睛一瞧,倒笑了,竟是那四皇子的生母王贵妃。

    似乎早已料到这般情景,傅锦仪恬淡地看着她,身旁内监殷勤地搬来金丝楠木雕海棠纹的太师椅搀着她坐下。

    “王贵妃身为后宫妾室,本是不该上国丧的灵堂的。能为圣上哭一哭已是荣幸,怎地还有发话的余地?”傅锦仪静静盯住她,笑对众人道:“还有旁的人有话吗?”

    周遭众人哪里王贵妃的胆子,都吓得缩头缩脑,莫说出声,连头也不敢抬了。

    王贵妃死死地咬着牙。

    她实则并不是个有骨气的人——非但不是,她能在李沣身边风光了半辈子、还能在陈皇后的眼皮子底下生了四皇子,凭的是本事,也是识时务。

    只是现在……

    她却知道,想让四皇子活下去,只有一个办法。

    圣上、太后被摄政王囚禁的四个月里,她和四皇子的宫门前也被重重侍卫把守着,那都是她从未见过的面孔,和圣上驭下的暗卫们不同。后头,她间或被传召至南书房给圣上侍疾,她是亲眼看着圣上一天一天地衰弱下去、发病时痛得撕心裂肺的惨状的,她也亲眼看到了,连话都不敢说一句的圣上,面颊上是如何流露出绝望的恐惧。

    再想到朝堂的动向,大秦开国以来唯一册封的异姓王安王……

    她再蠢笨,也能猜到一二。

    如果所有的猜测都是真的,那么……

    安王挟天子以令诸侯,圣上的死,无疑是李氏王朝的落幕。这个天下很快就会姓徐,然而她留下的四皇子却姓李。

    成王败寇,如果安王荣登大宝,四皇子绝无活下去的可能。

    那些个生了公主的嫔妃可以卑躬屈膝,可以用顺从来保住公主的命,但她不能。四皇子是男嗣,是李氏皇族留下来的血脉,没有哪一个开国君王会对前朝的皇子法外开恩。

    那么,只有安王党羽败了,她的孩子才能活下去。不论是谁来做这天下的主人,只要是李氏皇族的人而不是安王,就无所谓。不论怎样活着都好,做傀儡,做个傻子,做个庶民……只要能活下去!

    安王早已攻入皇城,却还允许圣上多活了四个月,且直到今日,都必须供奉圣上为先帝。这足以证明……安王没有足够的把握凭着武力登上皇位,才不得不想尽办法地遮遮掩掩。

    既然如此,她就还有最后的机会。

    最后,再争一次。

    王贵妃拼尽了一生的力气,大喝道:“安王妃这话好生奇怪,臣妾虽只是后宫侧室,好歹也是服侍圣上的女人;安王妃殿下却是臣子妇,又如何能登灵堂呢?大秦祖制,能为圣上守灵的都是子女、妻妾和皇族宗亲,外臣再显赫,终究逃不过一个‘外’字。安王妃殿下若真要为圣上哭灵表一表忠心,倒也不是不能破例,只是殿下身着皇后凤冠、凤袍,又是何意啊?”

    许是为母则强,即便吓得魂飞魄散,王贵妃还能把话说地清清楚楚。

    她抬眼与高台上的这位安王妃对视,冷笑:“自那日叛军入城,圣上、太后、皇后几位正主儿受了惊吓,圣上犯了头风病,皇后娘娘也病得不见人了。只是如今圣上驾崩,国丧大事,皇后娘娘再怎样也该扶撵来跪一跪的,怎却不见娘娘的身影?非但不见,一臣子妇竟穿了皇后的朝服,站在这儿。臣妾一介后宫,才疏学浅,实在是不明白的。”

    皇后?

    傅锦仪挑了挑眉,笑道:“皇后娘娘凤体欠安,自然是不能来的。不过这王贵妃的话也有理儿,圣上驾崩,皇后娘娘便是油尽灯枯,也该抬了轿子爬到灵堂上,若是能和圣上一块儿去了,更是体面呢。贵妃说是不是?”

    王贵妃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安王妃说话如此放肆,话里话外竟有谋杀陈皇后的意思,怕是手里头捏着的筹码也够用了。难道……这一回,天真要亡了李氏皇族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