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43章 背对江山,步步向你(37)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两人俱是一夜未合眼。

    她越是做噩梦,紧张害怕,胎象越是不稳,刚一睡着,没感受到孩子的动静,吓的又会立刻醒来。

    没有烛光她怕,有烛光她也怕那刺眼的亮,嬴政将她抱在怀里哄着无果,看她痛苦的模样心焦难耐,熬到天边泛起了点鱼肚白,两人醒了一宿,嬴政起身叫来太医,按照能用的方子给她开了安神汤。

    嬴政今日没上朝,此刻坐在正殿,疲惫的扶着额,嗓音低哑。

    “怎么说?”

    太医畏畏缩缩,“原本,原本娘娘的身子是无大碍的,只是不知为何心结如此重,若是长久以往,于身不利,更是对腹中胎儿……”

    太医头贴着绣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脑门被风吹的丝丝泛凉,已是满头冷汗。

    都城近日血流成河,可都是陛下为宸妃娘娘下令的。

    现下他又医不好娘娘,他觉得自己肩膀上的这颗脑袋,今日就要分家了。

    “孤知晓了,下去。”

    正殿没有掌灯,怕灯光把玄薇惊醒,他如雕塑般坐于殿中,从昏暗不明的清晨熹微坐到光亮渐起,他沉沉叹了口气,阿满要进来给他更衣,瞧见他唇色泛白。

    “陛下,可要唤太医再来看看?”

    “不必。”

    半晌,阿菱从里头轻手轻脚的撩开珠帘出来,嬴政更衣完叫住她,“你过来。”

    阿菱心里瑟瑟惶恐。

    现在宫里宫外,谁不怕陛下?

    宫外甚至传言道陛下被妖妃迷的魔怔,暴虐无道,毫无人性。

    阿菱低着头行礼,“陛下。”

    夏季的太阳升的早,才晨间,洒在身上的阳光已经有了几分炙烤的意味,让人直冒汗。

    “老家在陇安,家中有两兄一弟,双亲健在,六岁进宫,处事细心谨慎,也不失少女活泼,当时把你挑进玄薇身边,也是想着你的性子与宫中其他深沉的宫女不同,玄薇不会觉得宫中压抑。”

    阿菱的身形晃了两下,强行稳住,低头紧咬着的唇惨白,阿满内心轻轻叹了一口气。

    “处事既然细心谨慎,玄薇现在有孕,正是需要静养的时刻,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你应是知晓的。”

    阿菱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婢子没有从来没有在娘娘面前说过不该说的话!婢子对娘娘忠心耿耿!”

    嬴政低头瞧了她一眼,冷漠至极,讽刺一笑。

    “错了,是对裕安殿的那位忠心耿耿,不是对内室躺的那位。”

    阿菱连抖都忘了抖。

    “你承不承认,孤并不在意,孤定人生死,从不会要那人承认自己的过错。”

    嬴政转身往殿内走去,只轻轻喊了声,“阿满。”

    阿菱瞪大眼刚准备喊叫求饶,阿满迅速闪过来,从腰间掏出匕首,捏开她的下巴利落的割掉了口中的舌头,又捏住她的嘴,将鲜血尽数挡回她的口中。

    还未出口的喊叫求饶化为闷声痛苦呜咽,阿满皱着眉,冲旁边早已吓傻的宫女使了个眼色。

    立马就有几个人拿手帕塞进了阿菱嘴里,将她拖出了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