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打扫干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陆璐拎着垃圾下楼。

    半路上看到崔奶奶,崔奶奶左手牵着大孙子,右手还拎着巨大的菜篓,步履蹒跚。

    于是陆璐笑着过去替老人家拎起菜,一路送她到六楼,笑道:“最近好多新楼盘都安了电梯,等过阵子咱们业主也开个会,看看能不能给老楼安上个电梯,安上了一定有好处,就是房子将来要卖,卖价也能高出不少。”

    崔奶奶连连点头。

    年纪轻的也就罢了,她一七十岁的老太太,上六楼确实太难为她。

    把崔奶奶送进家门,陆璐顺便把老人家的垃圾拎下去一起扔了,这才回家。

    一进门,陆璐脸上的神色就一点一点地变了,弯弯的眼睛低垂,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慢慢走到墙角,把地上瘫软成泥的人拖起来,拖到椅子上放好,撕开他嘴上的胶带,喂给他一瓶药。

    药瓶上没有标签。

    张永贵迅速地,努力地吞咽,三口两口就把药给吞下去,连水也不喝,噎得干呕了两次,整个身体微微抽搐,眼睛直直盯着窗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陆璐一眼。

    陆璐悄无声息地进了厨房,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饭,吃完饭一个人刷完。

    老旧的住宅楼,建的时候没好好考虑光照通风的问题,阳光透不进来,整个房间里半点声响都没有,阴冷安静得像雪窟。

    陆璐猛地一握拳,站起身冲到厨房拿起那把菜刀,盯着张永贵半天,扭过头砰砰砰砰,把一桌案的大骨头都剁成碎块。

    张永贵瞳孔收缩,穿着束缚衣的身体蜷起来,低下头用力咬住自己的手腕。

    半晌,厨房里的声音才消失,陆璐拎着刀走到客厅,坐在张永贵面前,盯着他发呆。

    这样的场面似乎已经发生过无数次。

    窗外忽然有鸟鸣声,陆璐身体一震,回头看了一眼穿衣镜上映出来的自己。

    她不显老,三十多岁了,还和二十出头的时候一样,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人已然衰老得不成样子。

    陆璐是杀过人的。

    十三岁还是十四岁?

    她有点不记得了,只记得继父再一次把她送到那些恶心男人床上,完了事,她遍体鳞伤,听见继父拿着钱跟她‘妈妈’说,他还没尝过这小丫头的滋味,这几个月看着到不像排骨了,不如今晚也让他玩玩?

    陆璐此时还能尝到舌头尖上一点点渗出来的腥涩味。

    她是怎么杀的人?

    趁着那个人睡着了,她就走过去,拿起菜刀,一刀,两刀,三刀……

    在血泊里坐着,满床满地的血,她以为自己死定了,这辈子都完了。

    可是有个人救了她,送她去洗了个澡,给了她崭新的身份,告诉她,以后她有新的爸爸妈妈,她叫陆璐,那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有一阵子,她总是做噩梦,梦到猩红的鲜血,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千奇百怪,好几年过去,才渐渐好转。

    楼下宠物店的女孩子说的对,杀人其实很容易,一点都不难。

    当年她杀了继父,她‘妈妈’尖叫摔下了楼,是死了还是怎么了,她并不清楚,反正从她再也没见过,也没想过那个女人。

    陆璐低下头,指尖上落了一滴眼泪,有点湿……她竟然还有眼泪!

    被养父养母送到学校里读书,教室窗明几净,满屋子的阳光。

    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拼命把所有能抓住的东西,通通抓到自己手里,再也不肯放开。

    可为什么会妥协,会嫁给张永贵?为什么当时没有杀了他?要是那会儿就杀了他,这一切早就结束了。

    张永贵是个变态。

    陆璐的目光落到张永贵的身上,明明她现在拿着菜刀,明明对方连动都不能动,但是,她竟然依旧抑制不住自己身体的颤抖。

    在她还很幼小的时候,十三四岁,张永贵就在她身上烙印下无数的伤痕,由身到心。

    张永贵知道她的一切,知道她所有的伤疤,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出来卖的丫头会变成白衣飘飘的名校大学生,但他却还是站在高处,拿看垃圾一样的目光盯着她看。

    “既然是垃圾,为什么不信手扔了?”

    为什么拿那些恶心的录像来逼着她嫁?

    为什么非要娶她回家……难道就是为了折磨?

    陆璐猛地站起身,冲过去一脚踹翻椅子,拼命地踩上去:“好玩?很好玩?”

    张永贵连人带椅子滚到地上,他嗷嗷地叫出声,一声比一声凄惨。

    半晌,陆璐走过去再一次封住他的嘴。

    叫也没有用。

    “所有人都知道你是疯子。”

    陆璐蹙眉看着窗外。

    她不能让张永贵毁了自己,再毁了两个孩子,生活在这样恶心的家里,两个孩子就彻底完了。

    但是他能一直疯?

    他迟早会醒过来,他藏的东西,自己找不到,就永远被抓着把柄。

    张永贵的妈妈动作越来越多,药也越来越难拿到手,药贩子知道得未免太多。

    这件事迟早会露陷。

    陆璐自己什么都不怕,她不怕死,也不怕身败名裂,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但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被毁掉。

    失去父母有时候不是坏事,反正两个孩子也没有得到过父母之爱。

    如果都死了,就算那些录像最终流传出去,对死人也不会再有什么危害。

    人都很健忘。

    “四楼太矮了,能死吗?”

    陆璐想,大概可以。

    头朝下,姿势不要错,楼下都是水泥地,硬得很,而且,她会保证他去死。

    陆璐盯着张永贵的太阳穴看了两眼,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尖尖的坠井金字塔,轻轻地搁在茶几上,忽然出脚横扫椅子。

    张永贵一头摔在桌面上,砰一声,金字塔被撞落在地摊上。

    陆璐脸上没有半点变色。

    重新调整位置,静静地衡量片刻,陆璐又一抬脚,还没踢出去,就听不远处有人道:“哎呀,怎么不锁门,现在咱们这一片治安可不算好,还是要锁门。”

    陆璐慢慢回头,看到方若华手里拎着两条鱼,站在门内,转身替她锁了门,对一片狼藉的屋子视而不见,走过来搂住陆璐的肩膀,压着她坐下。

&n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