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一章:变天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如大奶奶所说,又该扫尘了,得忙呢!

    至十二月二十四,扫尘除旧,乃庄府旧例。与去年一般,府众上下,无一不忙。

    老太太倒不像去年那般注重了,过问的话少了,给各府添置的礼和赏也没有了。作为传统的旧礼,人人仍旧遵从,有无奖赏无所谓,重要的是过了二十四,真要到年下关节了,再恍惚两日,就该春禧了呢。

    这日午后,老太太命一个小丫头子来镜花谢,说请琂姑娘去寿中居一趟,特别叮嘱把那凤凰羽披上,手炉汤婆子热得暖暖的抱起才好。一听,是要出门的意思了。

    庒琂让子素给自己稍稍打扮一二分,照着老太太的指示,披挂好,抱住汤婆子,支一架木纸伞到寿中居。

    去的时候,叫三喜留在家里,还不住叮嘱她记得把药先生配的药吃了。是呢,三喜正在治疗康复中,不该听的话别给她去听,不该见的人也不想让她去见,免得刺激了她。药先生对三喜诊查过了,当时说:“三喜外伤还属轻伤,即便骨肉皮囊遭了不少苦头,相形之下,她那神智经络却被毁得七零八落,要修复她,身子保养第一等要紧,那心里头的伤疤,也不能掉以轻心。”先生这么一说,庒琂懂了。

    三喜可不是被折磨成这样?这笔仇债,庒琂狠狠的捏在手里,记在心里,她对子素说:“等看好时机,涉及的每一个人,我都不会让她有好的去处!”

    故而,这些日子以来,但凡要出门,三喜都被安排在镜花谢。三喜痴痴傻傻,倒也不嚷不闹,姑娘说什么,她就做什么,比先时平日不知听话多少倍。

    从里间出来,三喜为庒琂撑伞,送出镜花谢门口,终于把伞递给子素。接着,子素跟庒琂一块往寿中居来。

    进了寿中居,庒琂示意子素:“姐姐在外头收下伞,别让雪花子染湿里头的地。”

    子素微微一笑:“知道了!”

    庒琂“嗯”的一声,进去了。

    子素看庒琂那身影子,直直挺挺的,比之去年,要刚毅许多。也许,这一年来,经历太多,她也想清楚了吧!或许也因自己唠叨太多,让她改观了。

    当下,庒琂来到里间,一眼见老太太坐在炕上,额上围一挂貂鼠卧兔儿,眉心正对的上头,嵌一颗翠绿晶莹的祖母宝石,那头银发盘拢在顶上,散散的插着三枚玉簪子,并别有一朵湖蓝紫玉玫瑰,手上拿着一副眼镜,她勾着头眼盯住眼镜,看桌子上摆的海国人参,一身貂皮大氅紧紧围住身子,盘坐的膝上置有一提嵌满宝石的汤婆子。远远看,老太太侧身窝在炕边桌前,显然,精神气儿又回从前了。

    庒琂慢慢走近,端了一礼,也不等老太太回头说话便起身了,再挪近,一目见到老太太眼镜下头那株人参。

    当时,竹儿在边上伺候,微笑着给庒琂端茶,茶来时递给庒琂,并小声道:“姑娘坐。”

    庒琂接过茶,在老太太对面坐下。

    少许,老太太才抬起眼帘,“呵”的一声,将眼镜放下,道:“外头雪停了?”

    庒琂道:“没有呢!看着比昨日要大些了,我们撑伞来,子素还在外面收伞呢。”

    老太太转头看窗外,有些惆怅,道:“等它停雪,怕过年都停不了。”

    庒琂道:“雪停了,梅花就有了。老太太这儿满屋的梅花香,还要不要了?”

    老太太指着庒琂,嗔道:“怪丫头!这大雪天有什么好,外头穷苦的人可不比咱们家,吃好穿暖,手里还抱一个护一个暖手。人家,吃上顿没下顿,赶着大雪天煮雪吃呢!不停啊,叫人吃什么。”

    庒琂打趣道:“外头人我不知道,我日日只在府里,看着府里花开花落,雪飘雨洒,有什么我吃什么。反正,我就是个白赖白吃的。老太太可不准嫌弃我。”

    老太太道:“又胡说了,我嫌弃你做什么。爱都爱不完呢!”叹了一声:“今儿叫你过来,我想呢,咱们到西府走走。”

    庒琂看了看桌子上的人参,想必是老太太思念庄玳了,而庄玳的病怕真重了呢!

    庒琂的心微微绷紧,是的呢,有好些日子没见他了,也不知他现下可好?那日晚上,他还跟五姑娘冒雪来送黑梅花呢!兄弟姐妹几人,叽叽咕咕到了半夜,他回去就病倒了。

    若不是有人传言些不好听的,庒琂必定去瞧一瞧。

    此刻,若非老太太提及邀请,自己也是不愿去的。

    见庒琂沉思默言,老太太呼了一声:“你怕冷?不愿意跟我去?”

    庒琂笑了笑,把手里那杯没吃过的茶奉献给老太太,道:“老太太去哪儿我就去哪儿,管老太太去的刀山火海呢!”娇羞地请老太太吃茶。

    老太太满意,接过来,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