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0 (5.6日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秦无色嘴角抽了抽,她是想说,要是打扰了云然,那么就让人送回去歇着罢,反正她自个儿是不想坐这马车了。

    秦晟煜伸手扯着秦无色的衣袂轻拽了一下,他的眼神还透着窗帘的缝隙瞅着外面来来往往的靴履,那种兴致勃勃又不好意思拉开窗帘的眼神儿有点儿乖。

    他又拽了几下秦无色的衣袂边,他再小声却也是在不算巨大的空间内,所说的话自然也算是清清楚楚,他说:“秦无色,陪本王去看看那个糖不甩是个什劳子。”

    秦无色瞅了一眼他拽着自己衣袂的手,又抬眸看了一眼云然,她这么出来溜达,倒还真是处处得注意着两位公主的意思,一不留神也可能影响着两国的交好,大秦目前国力不怕谁,却也不喜树敌不是?

    云然在与秦无色对视的短短几秒钟就明白了意思,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马车就是猛的一个颠簸。

    云然险些惊呼出声,马车一稳下来,她整理了一下衣裙四处一扫竟然觉得最为惊慌是自己,脸面有些挂不住,清咳了几声,才微愠道:“小安子,你是怎么驭车的!”

    “奴……奴……是道儿太窄,两辆马车并着擦了一下下……”车外,传来小安子支支吾吾的声音儿。

    也是云玦轻轻在云然手背上拍了两下以示安抚般,温和说:“然姐姐别气了,集市本就拥挤的很,我们又坐的普通马车……”

    云然斜睨了她一眼,深吸了口气,算了有些消气了,只是伸手倏地掀开窗帘,而就那么将将好的,并驾齐驱的马车窗帘儿也被掀了起来。

    秦无色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这马车也不简单了,车箱体什么的料子几乎和几人坐的一样都上好着,可那阵阵淡香味而,人家那车架子分明是至少上了年成的檀香木。

    那掀开帘子的手,冰白剔透,细如葱白如玉,只扬了一角,空气中已泛了浅浅的白兰香。

    无形的味道却是最让人忘不掉的东西,像是你可能会忘了一个人的音容笑貌,却会因为熟悉的味道而记起一个人,特别的味道甚至会牵动你的情绪,让你的思维在片刻间倒带般回旋。

    是的,秦无色的脸色开始沉着,所有关于味道的一切都掠过脑海,每个人的独有味道,南风吟,流沄,御雪,羽七音……

    心里竟然闷堵得慌,好片刻,秦无色才回过神来,回味这嗅起来幽幽淡淡的白兰香,真的不过是一种普通白兰,白兰虽价格金贵,可却不比婆罗兰这样的奇花难得,可这样的味道竟然让人心归于平静,平静到她能耐着性子将好多事儿回想了一遍又一遍……

    突而想起什么,她惊的抬眸,再次去掀开那窗帘,帘外,哪里还有那辆马车。

    只听云然微微错愕的睁大眼睛看直她,有些试探的问:“王爷,没事儿吧?”

    “没……”秦无色只一字显示着不太愉悦的心境,奇怪竟会因为错过见这让人心生宁静香气的主人是谁,她敢说,若是当初她刚读书习字时有这么个活香炉在旁,她会少好多暴躁,多许多平和,指不准,就能混个大秦第一才子一类的了。

    “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逛个集市也能撞上华家公子,该不是那么刚好去会清妹妹了?看在云清的面上,本宫才懒得跟他计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