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盈香很快就发作了,浑身发热,媚眼如丝,紧咬着牙看向徐蘅,“大少爷,救救婢妾……”

    徐蘅对着盈香使了个眼色,盈香心中一片冰凉,只能咬着牙硬撑,依旧是坚持之前的话。

    徐衍也不急,全然就是看戏的姿态。

    “国公爷,衍儿这么做会有失身份,在场的这么多人都瞧见了,也会有损咱们国公府的颜面。”章氏压低了声音说,袖笼下两只拳头紧紧攥着,她必须尽快解决这件事,盈香撑不了多久。

    徐国公冷着脸看徐衍。

    徐衍弯腰,视线和盈香平齐,“总该有个先来后到的顺序,你在小北院伺候了这么久,我前脚刚走,大哥马上将你纳入房中,盈香姿色上佳,诺大国公府姿色上乘的婢女大有人在,大哥为何偏偏挑中你?”

    盈香眼皮跳了跳,“二公子……”

    “大哥,盈香是我房中的通房,你倒是不介意,什么人都敢收下。”徐衍嘴角挑起讥笑。

    徐蘅脸色一变,立即看向了盈香。

    盈香摇头,“不是的,大公子,盈香绝对没有对不起大公子。”

    “分明是你对不起我,到现在还在挑拨离间!”徐衍看向了徐国公,“这贱婢今夜特意来寻我,说是有愧于我,但已经委身大哥,不得不从。”

    “你胡说八道,盈香不是那种人!”徐蘅沉声辩解,可脸色却像是吃了死苍蝇似的难堪,尤其是看向盈香的时候。

    “大哥怎么就敢确定盈香不是那种人,若非如此,盈香又怎么会见我失宠,想尽一切法子爬上大哥的床,还做了大哥的姨娘,盈香今日寻我,不过是求我主仆一场的份上,能够保守这个秘密。”

    徐衍斜了眼盈香,又说,“只是你我好歹是兄弟一场,大哥抢了我房中的女人,传出去不好听。”

    徐蘅的拳头捏的嘎吱嘎吱作响,徐衍的嘴皮子厉害,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的矛头指向了自己,简直可恶!

    “二公子为何要冤枉婢妾,分明是二公子您强拉着婢妾……”盈香震惊,听徐衍这么一说,心都凉了,就算今天她能逃过一劫,徐蘅都不可能再宠爱她了。

    一女侍二夫,传出去太难听了!

    “衍儿,你是不是误会了,盈香做了蘅儿房里的人,是我批准的,并非盈香主动的,我是见盈香乖巧伶俐才注意到她,况且当时也验过身。”

    章氏根本就没有验身,只是摆了两桌酒席就让盈香进了徐蘅的房间,至于是不是个姑娘的身份,章氏没怀疑过。

    徐衍笑了,“这么巧啊,偏偏就挑中了盈香,好像我这辈子不能回来一样,还是说盈香就是章姨娘送进小北院的,盈香,你手段不错,竟能隐瞒过章姨娘和大哥,你的清白究竟是怎么没的,该不会忘记了吧?”

    见徐衍这般信誓旦旦,章氏心里一阵恶心,盈香这贱婢太不知羞耻了。

    徐蘅更是一眼都不想再看盈香,厌恶的扭过头,早已经将盈香的生死置之度外。

    盈香的脑袋昏昏沉沉,仿佛是被重物敲击过,浑身发烫,理智渐渐消失,从唇中溢出破碎的娇吟声,在这寂静无声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够了,把这个贱婢拖出去!”徐国公阴沉着脸,看了眼章氏,章氏头皮一紧,“一个贱婢而已,也值得耗费这么大的阵仗,你是怎么管家的!”

    章氏有苦难言,“国公爷,这二公子毕竟不是外人,妾身实在没有任何的防备。”

    “父亲,刚才盈香饮下那碗茶有些不妥,若是继续追查下去,肯定能找到线索。”徐衍适当开口。

    “都是这个贱婢一个人的错,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徐国公混迹朝廷多年,怎么会看不出这其中的关键,若是继续追查下去,肯定会连累徐蘅。

    怪只怪盈香是小北院里的丫鬟,却被徐蘅纳了,怎么说都是徐蘅不占理。

    “父亲英明,总算是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徐衍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若是这母子两不识趣继续要玩,徐衍也不怕,只管将徐蘅也咬住了不松,一起倒霉就是了。

    好好的一个局就这么被徐衍给搅合了,章氏还要被徐国公警告,章氏心里的怨气可想而知。

    “原来是一场误会,都怪盈香这个贱婢耍手段,险些就冤枉了衍儿。”章氏强挤出笑意,“明儿一早我让小厨房给你炖点补汤,让你好好补补身子。”

    “不怪章姨娘,毕竟不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嫡小姐,一个丫鬟身份能做到章姨娘如今这样,已经不错了,只是往后还要谨小慎微,别再识人不清,省的传出去,侮了父亲的身份,若是让大皇子知道父亲后宅不宁,将来委以重任也该掂量掂量。”

    徐衍话落,全然不顾及章氏要杀人的脸色,而是对着徐国公行礼,徐国公愤愤的甩袖而去。

    “国公爷……”章氏立即追了上前,临走前不忘狠狠的瞪了眼徐衍。

    “你且莫得意,日子还长着呢!”徐蘅目光狠厉的看着徐衍,高了徐衍半个脑袋,“回来又如何,还不是一个废物,不得宠!”

    徐衍斜了眼徐蘅,徐蘅在外的评价还不错,温润有礼的翩翩公子,能文能武,又是徐国公最宠爱的长子,前些年虽顶着庶子的身份,但在在国公府却没有任何人敢小觑了徐蘅。

    而徐蘅心狠手辣又小心眼儿,处处都想压着徐衍一头。

    “还没恭喜大哥做了驸马爷呢,安阳公主娇媚如花,大哥果然好福气。”徐衍脸上带着笑,忽然压低了声音,“大哥什么时候多了个癖好,专挑我不要的破鞋,还拿着当宝贝宠着。”

    “你!”徐蘅举起拳头朝着徐衍砸去,徐衍身子一闪,躲开了这一拳,抬脚冲着徐蘅的胸口踹去,虽用了三分力,却足以让徐蘅身形不稳,往后退了退。

    “不过是事实,何必恼羞成怒?”徐衍笑眯眯的,气死人不偿命,徐蘅稳住身影还要再袭,立即有个侍卫拦住了徐蘅,“大公子,国公爷让您过去一趟。”

    徐蘅这才作罢。

    徐衍站在廊下,心情不错的哼着曲儿,目光一瞥,廊下站着七八个人,全都是小北院原先伺候的,就在刚才集体背叛了徐衍,这样的人,徐衍断然不会留在身边。

    几人慌乱的低着头,没想到夫人和二公子之间的争斗,竟是二公子占了便宜。

    “都在廊下跪着!”

    徐衍冷声吩咐,只听扑通扑通的声音,众人矮了半截,徐衍推门而入,和衣而眠。

    大厅

    徐国公没了睡意,憋着一肚子的怒火无处发泄,章氏头皮发紧,强挤出微笑端上一盏茶,刚凑近却被徐国公甩手扔了出去,砰的一声,茶盏碎了数瓣。

    “都是你干的好事,偷鸡不成蚀把米,丢人现眼!”

    徐国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