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第一章 重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004年11月24日,杭州郊区一个偏僻简陋的出租屋内,一个形容枯槁的中年男子静静的躺在冰冷的屋子里,他脸上的皱纹不多,但头发已经花白,身体瘦的皮包骨头,青筋暴露的手里紧攥着一角已经严重褪色的红色尼龙布料,他的脸色焦黄,还隐隐透着不祥的灰败,胸口的起伏微弱到几近于无。

    出租屋门外的大杂院里传来小孩子哭闹的声音,影影绰绰的传进屋里人的耳朵里,游离的意识生生被拉了回来,多年的漂泊流浪生涯,让男人能轻易听懂川娃子们口音浓重的家乡话,其中一个娃娃在安慰哭泣的孩子说:“弟,别哭了,等爸爸回来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屋子里男人的胸口急促的起伏了几下,嗓子里发出拉风箱一样费力的荷荷声,他一直紧闭着的眼睛猛的张开,浑浊的眼球茫然的转动了几下,又突然定在一个方向不动了,嘴唇微微颤动,一滴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流下,他闭上了双眼,紧绷的身体突然放松,安静的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

    “各位观众,晚上好,今天是1984年2月3日,农历正月初一,欢迎收看《新闻联播》节目,首先为您介绍这次节目的主要内容:首都各界四千多人欢聚一堂共祝新春,团结奋斗以出色成绩迎接新的一年。党和中央国家领导人和曲艺界著名人士共度春节......。美国航天飞机“挑战者”宇航员太空行走......。”

    尽管天气寒冷,一个不大的小院里还是挤了满满当当的人,一台12寸黑白显像管电视机被放在院子正中央,电线是门缝里扯出来的,电视的声音被调到了最大,人们虽然冷,但都瑟缩着一脸新奇的盯着电视机,有的孩子个头矮看不见,甚至被家长扛到了肩膀上,小脸冻的通红,时不时抽着鼻涕。

    这家的主人自然占据了最好的位置,看电视的目光却并不专注,总要时不时的看看四周同乡的表情,之后露出个洋洋自得的笑来。

    与这个院子一墙之隔的是另一户人家,相比这家宽敞明亮的砖瓦房,还有院子里打的平整干净的水泥地面,隔壁的人家要穷酸的多,破破烂烂的一个土坯房,院子里还保留着泥土地,冬天还好说,夏天每次下雨都是烂泥汤子,院子里散养着些鸡|鸭|鹅,满地的随意拉屎,一不小心就会踩了满脚,此时食盆里都空了,饿的这群畜生吱嘎乱叫。

    就在这一片吵闹声中,舒望北醒了,他躺在冰凉的炕上,浑身无力,有种恶心想吐的感觉,他的心脏砰砰直跳,跳的有些发疼,他伸出瘦弱的手抚了抚自己的胸口,爬到炕沿干呕了几声,肚子里是空的,什么都没吐出来。

    好半晌,舒望北的心跳才恢复正常,他压下恶心的感觉,眼神茫然的四处打量了一番,目光陡然凝固住了,他突然坐起身来,胡乱的摸了一圈自己的身体,像是不认识一样抬起自己的双手放在眼前看了好半天,眼神里都是震惊与怀疑。

    他那时候的视力还很好,借着明亮的月光看到了桌子上的日历,“正月初一”几个字上被人用笔划了个圈儿,这一天代表着这人又长了一岁。划这个圈的不是别人,正是舒望北,或者说是1984年的20岁的舒望北。

    ......

    土坯房里的灯被打开了,开灯的人已经在镜子前面站了十多分钟,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镜子里曾经熟悉的自己,花白的头发、脸上的皱纹都没了,镜子里是一个看起来瘦弱普通但是异常年轻的男孩。

    这张脸勉强称得上清秀,眼睛不大不小,眼珠是浅淡的褐色,鼻梁算是挺拔,嘴和其他五官相比偏大了一些,脸型是小国字脸。

    这个样子他再熟悉不过,他就是一天天从这个时候慢慢变老,日夜操劳到最终死去的。

    眼泪顺着舒望北的脸颊缓缓淌下,顺着脖子流进衣领里,他的身体被烫到似的轻颤了一下,没想到,在他四十岁孤独痛苦的死去之后,他竟然能重新回到过去再活一回,

    他的眼神渐渐变得锐利,伸手几下子抹掉泪水,他对着镜子说,“舒望北,这次,你要活得像个人样儿!”

    ......

    第二天,舒望北起得很早,他喂完院子里的鸡|鸭|鹅之后,给自己下了一碗长寿面,还从鸡窝里掏出个鸡蛋卧在面里,算是补偿昨天的生日。这顿饭他吃的格外的慢,格外的仔细。

    在上一世,他是饿着肚子走的,临死他都是孤零零一个人,连个给他送终的人都没有。吃过早饭,他把院子里的地好好扫了一遍,把清出来的家禽粪便用筐子装好,运到了后园子里,留着堆肥,又花了半个上午的时间把屋子彻底收拾了一遍,扔出去不少垃圾,收拾好了,他四周看了看,虽然还是破,但是起码干净顺眼多了。

    20岁这年,他爸离世刚好五年整,亲戚已经多年不来往,家里就剩他自己孤零零的凑合过日子,那时候他不懂事,每天得过且过,偶尔他奶奶背着他大伯给他点儿自己的养老钱,算是他的主要收入,有时候实在揭不开锅了,就去给别人家干活打打短工,赚到几个钱,就又回家混日子。家里头又脏又乱,他自己也不在意,衣服脏的连底色都看不出来。

    后来他到处流浪,四处为家,甚至连饭都要过,更是没讲究过。

    如今,他重生了,他决定从现在起,稍微讲究一下。

    烧了热水好好洗了个澡,又换了身衣服,这才看起来稍微像个样儿。他正揉搓自己那身看不出底色的卡其布外套,就有人从院门外走进来,他透过窗户看过去,就认出那是村支部的马会计。

    马会计进了房门就露出个笑脸,“忙着呢?”

    舒望北也弯起嘴角客气的笑了笑,“马叔找我有什么事?”

    估摸着是外面太冷了,马会计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才开口回答,眼神有些不大自然,“是村长找你,让你现在过去一趟。”

    村长找他?舒望北愣了一下,没想明白自他爸出事后跟自己就没过什么交集的村长找他干嘛。

    不过他还是啥话没说,放下衣服擦了手就跟着马会计走了。

    村支部离他家稍微有点儿远,马会计骑了个破自行车,舒望北家里穷的连个车轱辘都买不起,只好辛苦马老头吭哧吭哧驮着他往支部走。

    刚走了一半,刚才马会计躲躲闪闪的眼神突然让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舒望北想他知道村长找他有什么事了。

    到了村支部,马老头已经累的呼哧带喘了,倒不是舒望北有多重,其实长年的艰苦生活让他的身体非常瘦弱,但到底是个大小伙子,肉不多骨头也在那呢。

    舒望北关心了马会计几句,就拍打拍打裤子上在自行车上沾上的灰尘,进了支部办公室。

    他一进去,一眼就看见大伯坐在村长办公室的角落里,见他进来抬头看了他一眼就转开视线,然后很快又转回来,僵硬的笑了一下,“望北来了。”

    舒望北心里反感,若有似无的点了点头,没吱声。

    村长坐在办公桌后面靠背椅上,神态不像往日那般悠闲,脊背挺的笔直,有些拘谨的看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中年男人。

    这人大概五十多岁的年纪,头顶微秃,中等身材,穿着讲究,皮鞋锃明瓦亮,看起来颇具威严。

    舒望北见了这人就知道自己记得没错,他略微皱了皱眉,跟村长打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