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章 大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萧倾九从幼时开始,就没有什么烦恼,顺风顺水这么多年,就不知道什么事情不能做。

    自然,也不觉得这个世上有他得不到的东西。

    他喜欢的东西是这样。

    喜欢的人自然也是这样。

    若是因为那些俗礼而放弃心爱之人,萧倾九自己都觉得自己迂腐。

    而封玦知道萧倾九的决心之后,心头微颤,却也逐渐下定了决心。

    既来之则安之,她一向不会出尔反尔,答应萧倾九的事情,自然不会再返回。

    再者,她这辈子已经没有什么憾事,就算就此结束生命,她也不会牵挂。

    而这辈子,她最为亏欠的,便是萧倾九。

    既然如此,为何不留在这里,安安心心过日子,若是不能给他想要的爱,那她也只能尽量满足他,不要辜负他。

    ……

    而萧璟澜在见了封玦一面后,却觉得他所查到的这个秦佑卿和她本人相差甚大,好像不是一个人一般。

    可是,萧璟澜也想不到儿子会有什么理由骗他们。

    尹穆清发现自从自从封玦和萧倾九离开皇宫后,萧璟澜就心事重重,好像心情不是很好。

    她问道:“你在担心什么?担心两个孩子?”

    萧璟澜摇了摇头道:“只是在想小九终于长大了,孩子成婚,总该大办一场,墨翎晋源的亲戚也该走一走,刚好再过不久也是公主的满月,他们顺道把礼送了。”

    尹穆清嘴角一扯,翻了一个白眼,亏的他是皇帝,也不怕丢脸。

    不过,话有说回来,她确实好多年没见爹娘,还有阿睿了,自从他的婚礼过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阿睿

    此次儿子大婚,有机会一家人团聚,尹穆清自然心里迫不及待,更为用心的准备萧倾九的结婚之礼了。

    皇城内外,一片喜气,安瑞王殿下成婚,全国上下几乎无人不敢不重视。

    为了图一个好彩头,许多贵族和百姓都将成亲之日选到这日,所以全国上下都很喜气。

    正月十五,正是元宵佳节,而萧倾九与封玦的成亲之日,便是元宵过后的第六天。

    如此大喜之日,唯一不高兴的,恐怕就是褚均离了。

    元宵佳节之时,他便已经来到皇城,为了在暨墨皇城畅通无阻,他早就与萧倾恒打好关系,以太子门客身份横行街头。

    元宵灯会,夜市街头,褚均离身着一身白色玉袍,肩上披着一白色狐裘,闲情逸致的缓步而行。

    他的身边,却正是身着便服,全身笼罩在一件黑色金边大氅下的萧倾恒。

    两人似乎关系极为不错。

    却见萧倾恒有些感叹的道:“五年前得知封玦是女儿身的时候,本宫就觉得此女子身份复杂,心思也不会单纯,为了不让小九受到伤害,本宫有几次想杀封玦,却被小九阻止,如今,还是走到这一步。”

    褚均离面无表情的道:“以太子的手段,大可选择除掉本尊和两个孩子。”

    萧倾恒似乎有几分无奈,看了一眼褚均离,然后有几分嗤笑道:“你以为本宫不想杀了你?本宫虽然不残暴不仁,可是为了九儿的幸福,杀两个幼童,本宫并不会手软!”

    说完,萧倾恒眸光微微柔了下去,声音带着几分柔色:“可是,你带走了轩儿,在得知轩儿失踪的那一刻,本宫想了很多,也明白了许多。这世上最难控制的就是人心,就连本宫也无法忍受失去,何况九儿?”

    这世间最难控制的就是人心,褚均离感触最深,就算受凌迟之痛,却也不愿承受没有爱人的那钻心蚀骨之痛。

    听萧倾恒这么说,褚均离拢了拢披风,那漫不经心的模样却好像是一个胜券优渥的老者,算计好了一切,丝毫没有担忧。

    只听褚均离又道:“既然你知失去之痛,又为何要帮助本尊?玦儿如今对萧倾九感恩戴德,不会有反悔之意,恐怕,她非常愿意用一生的陪伴去报答萧倾九的守护之恩。既然如此,杀了本尊,岂不是更好?萧倾九这一辈子,就不会再与玦儿分离了。”

    萧倾恒摇了摇头,道:“若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你,本宫岂有不杀之理?只可惜,不管是南陵还是水月阁都不会同意,本宫无法保证不让消息传入封玦的耳朵,所以根本无法下手。因为本宫知道,不管杀与不杀,最后受伤的都是小九。还不如趁他还小,让他彻底走出来,忘了封玦。”

    默了一下,萧倾恒有几分嫌弃的看了一眼褚均离,道:“若是封玦有点自知之明,便不该留在小九身边,以小九的身份,会有很多优秀的女子争着抢着做他的妻子,而不是一个已经有一双儿女,还不爱他的女人!”

    褚均离倒是笑了,回道:“太子身份高贵,想来会有更多更优秀的女子争着抢着做太子妃,太子何苦迟迟不肯娶太子妃,却对一个身份卑贱,曾有欺君之罪的女子青睐有加?”

    萧倾恒一噎,没有再说什么,只笑自己可笑,竟然会说出那一番言语。

    这会儿,前面人群突然喧闹起来,旁边的百姓纷纷往前拥挤,不少人争先恐后的喊道:“快去看,安瑞王殿下带着新王妃来游湖了。”

    “听说安瑞王妃是一个极美的女子,今日一定要一睹安瑞王妃之风采,看看她是不是真的能配得上我们的安瑞王殿下。”

    不过,也有一些年轻女子连声抱怨道:“走,我们去瞧瞧那女子长是什么样儿,将安瑞王殿下迷得神魂颠倒,竟然广发请柬,遍请天下。”

    “就是,外邦女子,指不定什么好教养呢。”

    “我们暨墨的女子哪点不如外邦女子?怎么安瑞王殿下就能看上她!”

    萧倾恒和褚均离相视一眼,萧倾恒问道:“你不去看看吗?”

    褚均离看了一眼远处逐渐靠近的华盖,抿着唇没有说话,脚步却不由自主的往前面迈了一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墨砚的声音。

    “主子,不好了,两位小主子不见了。”

    褚均离面色一沉,转身看了一眼墨砚,拧眉道:“无用!”

    今夜是元宵灯会,连个小家伙爱热闹,又第一次来暨墨,欢喜的不行,看哪里都是稀罕的。

    以至于,在这人来人往的夜市灯会上,将跟在身边保护的人给跟丢了。

    褚均离问道:“小狼可在身边?”

    “小狼应该在二位小主子身边。”弄丢了小主子,墨砚没有以死谢罪,就是因为还有一线生机,小狼跟在其身边,就不难找到两个小主子,只可惜,问朗只听褚均离和两个小主人的话,他也只能前来请罪,告知褚均离这件事。

    褚均离听此,心里放心了不少,却还是有几分急色:“先不要打草惊蛇,先让问朗去寻。”

    这会儿,褚均离倒有些后悔,因为问朗体型太过庞大,模样又甚是骇人,为了不惊扰百姓,他没有将问朗放在两个孩子身边,以至于出了今日这样的事。

    若是问朗在连个孩子身边,便也不会找不到人了!

    “是!”

    萧倾恒也听到两个小家伙走丢的消息,他不急不缓的开口:“那两个孩子聪明,应该不会跑远,再者,天子脚下,我暨墨皇城一向太平,不会出现歹人,不会有事。”

    如今两个孩子在哪里尚且不知,褚均离也只能这么想。

    褚均离离开去寻孩子,萧倾恒则转身前往萧倾九的方向,自从小九回京,他都还没见过,也不知他有没有长高。

    算算日子,萧倾恒已经有几年未见萧倾九了,虽然萧倾九回京已经数日,可是萧倾恒却不在京城,元宵前两日才和褚均离一起赶到京城,两兄弟自然也就没有见面。

    这会儿在街上碰上了,他哪有不见的道理?

    ……

    封玦在府上待的无聊,萧倾九便带她出来看看暨墨的灯会,元宵佳节虽然不分国界,都会庆祝这个日子,可是有些习俗文化却不一样。

    东昱是舞龙舞狮,暨墨却是看灯会,差异不止一点。

    封玦和萧倾九是是便衣,本想低调的逛灯会,却还是被人认出,导致百姓齐聚观摩。

    封玦觉得很无奈,这暨墨皇城对于萧倾九的迷恋程度,已经夸张到变态的程度。

    这岂不是对他平常的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封玦抱怨道:“跟你出来看灯会,没想到是看人头!”

    萧倾九也有些烦,他已经够低调了,轿子都没有坐,还是被人认了出来,他五年没有回京,怎么还会被人认出来呢?

    “你我出来该戴个面纱,失策!果然百姓还是爱戴本王的,五年没回京城,却还能被一眼认出来。”

    听萧倾九这么抱怨,封玦忍不住调笑道:“就你这模样,放眼天下谁不认识?就连我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