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小医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辽北私矿洞中,几台探煤机同时工作,石粉四起,临时拉过来的白炽灯在这里就犹如萤火虫。

    林毅晨死命的抵住探煤机,瘦弱的身体打摆子一般的剧烈着。

    声音一弱,林毅晨长出了口气,抽出了足有两米长的钢钎,向着崖壁上另外一个白点没好气的顶了过去。

    “马的,这矿洞之中根本没有煤层,还都是树根,根本无法采掘了,老板都已经叫停了,该死的吴扒皮还是让不停的找煤层,他嘴皮一动,老子都要累死了。”口中抱怨着着,林毅晨手中却是没有丝毫停顿。

    原本煤矿的探煤队工薪要比其他工种高出很多,毕竟这个职业有职业危害,年纪不过十九岁的林毅晨也是看中赚的多,才选择了这一行。

    可那个该死的吴扒皮就是认定自己是学徒,不仅克扣工资,甚至每天还给林毅晨定探查长度,探查的长度不够,加班加点也要完成。

    林毅晨当然清楚,多余出来的钱都被吴扒皮给扒去了,可是没有办法,没有这份不错的工资,他的弟弟与妹妹就要辍学,为了亲人,他怎么也要咬牙坚持。

    辞职,去找其他工作,开玩笑,大学生都不容易找工作,更不用说没有学历的林毅晨,如果如此轻松,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贫苦人了,初中毕业的学历的林毅晨能够干上这个探煤队的技术工种已经是不错了。

    “小郎中,快……桂兰突然昏过去了,你快去看看。”

    林毅晨正在准备开孔,昏暗的灯光之下,一个魁梧的壮汉冲了进来,拉着林毅晨就向洞外跑去。

    “唉唉唉!大壮你慢着点。”林毅晨很不高兴,如果不是这牛大壮是他的好兄弟,恐怕他早就翻脸了。

    “不能慢,再慢就死人了。”牛大壮不理会林毅晨,速度更快了。

    “朱医生呢?有他在干我屁事!”林毅晨疑惑的问道,随即就想了起来,这矿上的朱医生前几日请假回去结婚了,还没有回来,吝啬的朱医生当然不会将药箱子留在这里。

    没有医生,林毅晨这个野郎中就成唯一懂一点医术的知识分子了。

    虽然是野郎中,但林毅晨的医术还算是不错,而他的医术,可是自小开始学习的。

    林毅晨生在一个小山村,家里排行老三,据他妈妈说,林毅晨是个早产儿,生下来就跟小猫崽似的,本以为如同老二一样养不活,谁知道还挺幸运的活下来了,不过却身体底子不好,大病小病不断。

    后来又有了弟弟妹妹,家中连治病的钱都没有,恰好打听到后山一个没有子嗣的独居老人会医术,张爸爸与张妈妈一合计,索性将林毅晨给过继过去。

    林毅晨就是在老爷子的抚养下长大,或许是因为身体虚弱的关系,林毅晨与其他的小朋友不同,自懂事开始,老爷子一边教他写字,一边教他中医。

    十几年的时间,林毅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学到了什么地步,不过老爷子教给他的养生术还真是不错,十几年的调养让他与同年纪的孩子相差不大。

    行医赚钱?虽然林毅晨清楚自己的医术绝对比那些走乡村的赤脚医生要强很多,但他可是才十几岁,如果一个脸上还有些稚气的孩子说:我是会医术,我的医术很高。恐怕早就被送到精神病院去了。

    中医疗效缓慢,当然也有救急的办法,那就是针灸,可惜十几年来,林毅晨的四门功课,望、闻、问、切都很扎实,平时也随着老爷子行医增长见闻,老爷子哪里传了几代人的医案他更是深熟于心。

    唯独针灸,林毅晨至今还没有能够认准穴道,谁也不会让他当做练习的靶子乱扎吧!老爷子也不敢。来到探矿队之后,一些平时的跌打损伤、感冒发烧的小病,林毅晨随手采摘些草药就能治好,所以大家也叫他小医生,或扁担郎中。

    “滚开,滚开,小郎中来了。”山坡上的临时矿部外,围着留守在营地之中的十几号爷们。

    “不行了,不行了,都快没呼吸了。”

    “嘴唇发青,这是中毒了。”

    “快半个小时了,死个球蛋了,小郎中来了也是没用。”

    “该死人就是该死人,这是让小郎中顶缸来了,承担责任来了。”

    “小郎中是中医,治个头痛脑热还行,治这……扯淡。”

    “就凭他这水平,还想治好人?开玩笑呢?”

    林毅晨看了看这些人,没有理会,快步走了进去。

    到帐篷之中就看到了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的杜桂兰。

    凸凹有致,白皙高耸,崇林密谷……

    第一次看到如此景象,林毅晨呼吸顿时为之一窒,脸也红了起来,小小林弹射而起。

    “看什么呢!还不快救人,林毅晨,你要是救不活,老子也弄死你。”只穿着一条大短裤的吴扒皮怒吼着冲到林毅晨的身边,一把将他拉了过去。

    深吸口气,林毅晨稳定住心神,向着杜桂兰看去。

    右边原本白皙的高耸如今已经如墨一般漆黑,两根针头一样的尖刺还在肉中,细细一嗅,还有股淡淡的腥臭味道,此时黑色的范围肉眼可看的还在不断的延伸着。

    “幸亏是右边,如果是左边,此时已经毒入心脏了。”林毅晨心中不由的庆幸,回头喊道:“大壮哥,去我帐篷把银针拿来。”

    “顺手弄个棺材,等下装尸体。”

    “弄的像模像样,还银针,我看你已经银荡了吧!让桂兰临死也尝一尝童子鸡。”

    “小郎中,你自己不带着一根粗银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