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10章 此情长绵,永不改(终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同一时刻。

    虚清神洲外。

    此时的那白洛水、凌雨怜以及上官璃等人,皆是踏立于那大海之上,俯视着那仿佛是被那天落陨星给轰中,从而爆发出惊天动地之势的虚清神洲。

    在那一刻,整个虚清神洲都是疯狂地动荡着,那无尽的风暴光芒,几乎蔓延了半座虚清神洲,看得众人心惊!

    “凉儿...”

    白洛水、素忻等人看得那声势恐怖的虚清神洲,皆是清眸波澜尽起,心起担忧。

    而在她们那担忧的目光下,那恐怖的玄光风暴,终是在时间的推移中,渐渐平息而去。

    良久之后...

    等到那玄光风暴差不多尽皆消散,那所谓平静的虚清神洲,算是再度映入了众人的眼帘之中,只不过,和原本相比,此时的虚清神洲整个中央出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巨渊!

    也正是因为这巨渊的影响,这座虚清神洲,直接便是一分为三,化为了三道大小不等的所谓洲域。

    与此同时,那玄天阁所处之第,彻底消散,不留分毫!

    不过,纵使此景如此骇人,众人依旧没有半点心思凝观,他们的目光都是紧紧地盯着那所谓的余光,以想知道,这结局究竟如何。

    “咻咻...”

    而在他们这目光的凝视下,那再度安静了一会儿的虚清神洲中,终是有着三道身影,直接掠洲而出,破空而至,掠至他们的身前,稳落而停。

    紧接着,那玄光散去,三道脸面皆是浮白,但看似实际上,没受什么重伤的身影,终是于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显现而出。

    “凉儿...”

    白洛水看得这道显出的身影,终是再难止住心绪的踏步上前,将他紧紧地拥抱了住,琉璃清眸雾气翻腾。

    看得此景,那上官璃、赵珂儿以及瞿灵怡几人,在动了动脚步后,最终还是选择停在了原处,用那激动而含泪的眼眸,看着叶凉,遥遥替他高兴。

    与此同时,那林九玄、秦菀莲等四方众人,也是眸透欣慰的看着叶凉。

    尤其是君震天、燕天道等人,更是老眸里直接泛起了泪花,以由衷的替叶凉高兴,高兴他还能活下来,高兴他,终于长大了!

    那一刻,真的是整个叶氏皇朝的人,都在笑,都在喜极而泣。

    只不过,谁都不知道的是,此地大战时,那祁涯道洲的一座青山上,也有着一名女子,遥遥眺望着此地,心中挂念着叶凉。

    苍穹之上...

    此时的叶凉与白洛水相拥着,他望着那片天海,望着那熟悉的神洲,深邃地眸子里泛起了从未有过的波澜:“洛水,一切结束了...”

    “我们赢了。”

    随着他这话的吐出,这一战,终是于此时落幕。

    虽然,他们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从此以后,这神府三十六洲,再不会有黑骨族,而这三十六洲也再不会有其他主宰。

    这里的主宰,只有一人,那便是玄帝、叶凉!

    ...

    此役过后,三个月。

    这三个月内,叶氏皇朝在燕天道、唐姝月等人的带领下,彻底将黑骨族的人,尽皆清剿殆尽,而那些神府叛贼,也是斩杀的斩杀,惩罚的惩罚,尽皆处理完毕。

    整个神府,终是彻底上下一心,完全归统于叶氏皇朝。

    玄帝叶凉也是彻底成为神府三十六洲的共主,为万众所敬仰!

    只不过,众人不知道的是,这让他们所敬仰的玄帝、叶凉,在成为神府之主后,便没有如何管理神府之事,大小事务几乎全都放权于下面的皇朝众人,让得众人处理。

    至于他本人,除却陪着白洛水,以及他们孩子叶暖以外,便是待在叶帝城,皇宫后院禁地之中,不问一切俗事。

    这一天,叶凉便和往常一样,静静地站于那皇宫后院的禁地处,看着那有着一水晶棺,镶嵌其内石壁。

    他看着那水晶棺内的熟悉倩影,眼眸波澜不止。

    “你又来看她了。”

    陡然的苍悠之语响起,那身着雪绒长袍的君震天,直接于不远处踏步而来,走到叶凉的身旁。

    叶凉没有回头,他只是凝看着水晶棺内的倩影,悠悠道:“我这一生,欠姐姐的太多了。”

    显然,眼前这水晶棺内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女帝、瑶止!

    当初,九极大帝在将瑶止的尸身带回时,他偶然发现了,瑶止的体内有着一息尚存。

    所以,他便主动贡献出了他的九极冰棺,来保存瑶止的身躯,冰冻住她那一缕生息,争取他朝,可以尝试生还。

    大战后,叶凉知道此事,便一直在寻找办法,救醒瑶止。

    只可惜,全部失败,没有成功。

    “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你已经尽力了。”君震天看着他那,眸带自责的模样,劝语道。

    尽力了么?

    叶凉无法回答这句话,所以,他只能转语而问:“皇朝,现在怎么样。”

    君震天道:“挺好的,除却极小的一点动乱外,各洲各地如今都已经恢复了平静,步上了正规。”

    叶凉闻言点了点头。

    君震天看得他点头的模样,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你那小友上官璃,和她师父走了...”

    “临走前,她让我告诉你,她在上界等你。”

    上界?

    叶凉嘴角泛起一缕苦涩的笑意,我还能去上界么。

    他想到这,体躯似直接忍不住剧烈的咳了起来,咳得那缕缕鲜血,直接吐出。

    “凉儿。”君震天看得他咳血的模样,担忧的踏步上前。

    “我没事。”叶凉摆了摆手,示意君震天不用担忧。

    看得此景,君震天走于他的身旁,眉头微皱道:“凉儿,叔父真的觉得,你应该将此事说出来,到时众人一起想办法,会有医治之法的。”

    当初,回来后没多久,君震天便看出了叶凉的不对劲,所以,便质问了叶凉,从而得知了叶凉中巫毒之事。

    只是,叶凉强行要求他不要将此事说出去,因此他才一直隐瞒着,没有说。

    “没用的。”

    叶凉伸出手擦拭去嘴角的鲜血,摇了摇头:“此毒不是寻常的毒,凭借神府众生的能力,是不可能解得了的。”

    “可是...”君震天有些不甘。

    “算了,叔父。”

    叶凉打断道:“事已至此,便就这样吧,反正,该做的,我都做完了,唯一还有些遗憾的,便是没有寻回母后,救回父皇与大姐了...”

    “至于洛水和阿暖,等我走后,便得麻烦叔父多加照顾了。”

    呼...

    当得他这最后的话语落下时,那半空之上,不知从何处,吹来一阵清风,那清风中桃花摇曳,满城飘香。

    叶凉看得那于半空起舞的桃花,似想到了当年和白洛水,在东海之畔的事,不由眸起波澜,悠悠而语:“当年...”

    “我于东海之畔,对她允诺,要为她栽下一片玫瑰花海,然后,等得他朝万事毕,便于她共赏此生...”

    “只是如今看来,我怕是要失言了...”

    他呢喃着,伸出手接住了一片桃花瓣,眸起柔情的喃喃道:“幽幽玫瑰海,与卿共赏。灼灼桃花林,余生不负...”

    ...

    三个月后。

    皇宫药殿内,当得叶凉研究着救治瑶止之法时,体内的巫毒,终是爆发,并瞬间侵蚀五脏六腑,让得他直接栽倒于地,晕厥而去。

    此事,直接惊动了整个皇朝的众人,皇宫药道的叶休等人,更是急急出手,诊治叶凉,意欲诊出原因,救治叶凉。

    但可惜,久治无果。

    到得后来,君震天在眼见此事闹得越来越大,令得皇朝众人都是愈加慌乱时,终是忍不住宣布了真相,告诉了众人叶凉早已中了巫毒之事。

    此事一出,整个朝野上下,瞬间震惊。

    整个神府众生,这才知道,原来他们的玄帝、叶凉,为了护救于神府,早已中了邪族的巫毒,命不久矣了。

    接下去...

    不用皇朝众人动员,那各方医道强者,以及隐世强者,皆是踊跃前来叶帝城,以想救治叶凉,救治这拯救了神府的玄帝!

    但可惜,这些人,无论医道又多高,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

    所谓巫毒,无一人可解。

    ...

    又是半月后。

    叶凉巫毒加深,体躯泛起缕缕诡异的紫黑之色,体躯生机孱弱到了一个极致,只能以那无尽的帝韵,护住心脉,保存着一缕生息。

    而此时,那敕心老者终是忍不住,直接在白洛水的磕求,叶饬的劝语下,出了那画卷,准备出手,救治叶凉。

    众人也因为这位前辈的出手,而心中欣喜,眸中再生希望。

    ...

    两天后。

    众人按照敕心的要求,将叶凉带头叶帝城附件,最高的灵仙山之巅,将叶凉摆放于那中央玉台之上,以供敕心医治。

    而这一治,敕心便是足足救治了三天!

    三天后,敕心的这道神魂,都是因为诊治而陷入了一个疯魔的地步,那整个头发蓬乱,眼眸通红不说,连得魂体都是变得虚浮。

    大有一种,心力耗尽之感。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敕心看着那纵使耗费了自身无数力量,依旧没能消去的巫毒,眼眸大瞪,神色难信。

    “敕心前辈,这都是我的命,不怪你。”叶凉看得敕心那因为他,而自责疯魔的模样,紫黑的面颊,泛起一缕笑意,宽慰道。

    “不!老夫不信这狗屁命,老夫一定能救你,一定能!!”

    敕心眼眸赤红的怒然一语后,他便打算不顾这道神魂消散的,再度卷出力量,以配合那仅剩的药物,救治叶凉。

    “啪...”

    只不过,他刚要这么做时,叶凉的那只手,却是直接伸出,按在了他的手腕之上。

    然后,叶凉那嘴角再度泛起一缕淡笑,眸起波澜道:“够了,师父。”

    咚...

    这一语‘师父’,直接令得敕心的心房重重地一震,然后他苍眸颤动不停道:“你刚才,喊我什么?”

    面对他的问语,叶凉面颊带笑道:“师父,你为我做的够多了,已经可以了。”

    他知道,以敕心的性格,对他这般,真的是相当好了。

    “呵呵...你喊我师父了,你终于喊我师父了...”

    敕心激动的呢喃着,呢喃到后面,他那苍眸里泛起了缕缕酸楚:“可是,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

    叶凉看得他那,由心悲凄的模样,心有不忍道:“师父...”

    敕心闻言似半回神般的举眸,看向他苦涩道:“身为你的师父,我却救不了你,老夫真是枉为人师,枉为人师啊!!”

    “师父...”叶凉忍不住的再喊,想劝语于他。

    只不过,他还没继续开口,敕心便已经自顾自地站起身,然后于那淅沥小雨中,转身朝着那台阶下走去,哀怜而语:“枉老夫自认天地第一,竟然连自己的徒弟都救不了...”

    “我还有何用,还有何用...”

    他说着,那道苍凉的身影,终是走下了那道道台阶,消失在了那飘满细雨的山道之中。

    其实,敕心能救叶凉么?

    答案,是能的。

    只不过,需要他的本尊来救,而他的本尊,偏偏又被困在了一处太古遗迹中,暂时赶不来,所以才造就了他如此哀凉心境。

    在他看来,这一切便是天地对他自负的报复....报复!

    而随着敕心的哀凉离去,此地的众人,彻底绝望,他们知道,叶凉真的无救了。

    所以一时间,整个山巅直接陷入了寂静之中,所有人都是凝看着叶凉,心绪复杂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良久之后...

    当得那山巅只剩下那细雨之声时,那白洛水终是率先启唇道:“你们先走吧,我想和凉儿单独待一会儿。”

    众人闻言皆是善解人意的点头,退离而去。

    毕竟,他们都知道,剩下给他们二人的时间,不多了。

    而随着众人的尽皆离去,那白洛水也是于细雨中,踏步而过,蹲身看向那因为巫毒,已经再度沉睡而去的叶凉,清眸泛起涟漪道:“这一场执念...”

    “为师坚持了百余年,现在终于是时候结束了。”

    她说着伸出手那羊脂膏般的玉手,轻抚着叶凉的面颊,柔情道:“凉儿,余生,你定要好好活着,好好活着...”

    随着白洛水将这寄情之语说完,她终是缓缓起身。

    然后,她转身踏至那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