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6.07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栗亭将收到的密码输入后,那个加密空间果然被成功的打开了。方槐柠给栗亭推荐的那几本电子书文档非常显眼, 最上面几个就是, 只不过……栗亭一看时间, 怎么是几个小时前刚上传的?他不是说正好有吗?

    栗亭奇怪的挑了下眉, 全部勾选后点了下载。他们的屋子虽破但租费里倒含了网络,不过是和另外两家人一起共享的,故而这网速时快时慢,之前打网游老死其实也有这一部分的原因在。就像现在, 那么点文件就够进度条跑半天的了。

    等待的时候栗亭无聊的翻看着柠檬树里的东西,他发现这加密空间除了一小半被存放的资料外,剩余的一半竟然都是一些记录,就像日记或游记一样。

    栗亭随意点开了一篇, 好像是方槐柠在大二的时候和几个同学一起去参观国内知名某网络公司时写下的过程,他一路拍摄了人家的工作环境、公司景观、附带各种福利设施等等,所用的描述语句说不上丰富多彩,也就中规中矩, 但内容详尽仔细,还是能让感兴趣的同行了解到不少信息,一点不似外表所见的寡言疏离。

    下拉到最后, 栗亭看到了这伙人的合照,里面有王复梁和赵磅,方槐柠当然也在, 但他没有站中间, 而是第二排特别靠后的位子, 可外在条件的优势太过明显,以至一眼望过去视线从头到尾都只能定格在他的脸上。

    游记下面的留言非常多,竟然有几百条,一部分是针对公司发表的评论,但更多的人在得知博主是其中哪一个后,将关注点偏移到了他非同一般的颜值上,或隐晦或直接的赞美多到十多页都翻不完。不过栗亭初初扫过后又发现这些评论大多集中在两年前的某段时间里,之后就没再增加过,应该是方槐柠把这些暴露隐私的内容全设了密别人再看不到的缘故。

    栗亭似乎能想象对方花了心思分享心得,结果被其他因素模糊重点,那种无语又糟心的感觉。

    所以……谁让你放照片的?

    自食其果。

    栗亭不近人情恩将仇报的想。

    叮的一声电子文档下载完毕。

    栗亭想了想,把那柠檬树点了收藏,关了浏览器,选了一份文件打开认真地看了起来。

    这东西的确比他自己胡乱借阅的理论资料好理解多了,一点一点循序渐进,甚至有些章节还因为生僻的单词做了简单的标注,简直出乎意料的一目了然。

    栗亭翻着翻着,不由停下来对着屏幕沉思了一会儿,脸上出现了一瞬迷茫的表情。这资料也太完善了……随即目光又落到一边的手机上。

    有问题,可以告诉我……

    栗亭的耳边仿佛又响起在图书馆外听见的话。

    犹豫了几秒,栗亭拿起了电话,划开了聊天软件。

    只是他这还没来得及在对话框里输入拼音,忽然外头传来一声巨响,紧跟着亮堂的周围陷入了一片黑暗。

    “哎?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田典澡才洗了一半就从浴室里跳了出来,披着浴巾跌跌撞撞的磕碰到到门外,过了一会儿冲进来大叫道:“我擦!!!隔壁的狗男女又打架了,这回拉了总电闸,我去他妈的!”

    骂了一通勉强平息怒火,田典回神看见还坐在黑暗里的栗亭,担心的问:“电脑也不能用了,栗子你没什么大事被耽误吧?”

    栗亭默默的删除了对话框里的字,合上还剩两格电的手机,道:“没事,不急……”

    ……

    这一晚又到了小兄弟组合打妖怪时间,方槐柠技术很不错,一直是他们队内的主力攻击手,只是今天头牌的反应有点不那么给力。

    “槐柠你、你去哪儿了?不是约了这时间到主城刷、刷Boss的吗?”几人都开了语音,王复梁在耳机里着急的问,“去厕所了吗?”

    方槐柠赶紧最小化了柠檬树主页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回来了,走吧。”

    拉着一伙人去到指定地点,还不算晚的对着Boss一通狂轰滥炸,眼看大妖怪即将被拿下,方槐柠的手机在此时响了起来。

    他一怔,丢开鼠标捞过了电话。

    有一条新的未读消息,方槐柠立马戳开了。

    ——明天十点开会,有时间来趟研究所。

    原来是师兄吴毅发的,方槐柠看了片刻,关了聊天软件,又打开了小牧场,不同于以往,今天一切都是安安静静,没有记录也没有备忘。

    方槐柠发呆。

    忽然耳机里又是一声惨叫响起,这回是赵磅:“————槐柠!!!!!你卡机了吗?!!!!”

    方槐柠连忙朝电脑望去,游戏里他和他的队友们已经均匀的倒成了花瓣。

    王复梁无奈:“不会又、又去厕所了吧?”

    赵磅:“这是肾虚啊槐柠!力不从心身不由己简直要命!”

    方槐柠:“…………”

    ********

    第二天上午没课,方槐柠去了研究所,开完会在那里遇到了魏萍。

    魏萍是A大外语系的学生,研究所需要翻译的时候她偶尔会过来帮忙,她是钱坤的女朋友,和方槐柠关系也不错。

    魏萍说:“我以后大概不常过来了,你们有事儿得找于瑶晴了。”于瑶晴就是上回代翻德语的那个女生。

    方槐柠疑惑。

    魏萍道:“你们C组的那个夏组长找的呗,于瑶晴和她关系不错。”说着魏萍拍拍方槐柠,“襄王冲着谁来的,希望神女心里有点数。”

    方槐柠不甚在乎,不过还是问:“你呢?”

    “我找了新工作,今天去面试!”说着魏萍高兴的笑了起来,“不是什么大公司,是一家书吧,我们外语系的老学长开的,十多年后能在自家母校附近承包这样一家店,简直太酷了,我的偶像!我要近距离去学习学习。”

    魏萍成绩优异,前两年累积了不少实习经验,然而真到了大四,别人忙个半死,她反倒打算最后喘口气再彻底脱离校园生活。

    “风信子小舍,我来了!”

    方槐柠人都已经转身了,听见这话又顿住了脚步。

    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哪里?”

    魏萍:“啊?”

    方槐柠又重复了一遍:“那个风信子小舍……在哪里?”

    魏萍奇怪,但还是回答:“就在学校东南门旁边啊,走过去五分钟。”

    ……

    钱坤来接女朋友去面试,发现同行的还有自己很少有兴致乱跑的前室友。

    钱坤疑惑的用视线询问,成功的得到了女朋友一个更疑惑的回视。

    书吧的确很近,这才走了没几步,方槐柠就看到一家门口放满了紫色花篮的新店。走进去店堂宽敞,装修考究,气氛优雅,有电脑,有书,还有饮料,看那贴在墙上的告知,不过才开业两三天,虽然价格不甚亲民,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