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卷 真名真命,势不可挡 第三十九节 混乱的章节里外透露着贫穷气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幽生土,三维物质,于归真历三十四年发现,地点:鸟宛市境内,储量:80万里,作用:炼器材料、炼丹材料、具现辅助材料、维度位面穿梭消耗资源。

    鹤村、雀岗、燕岭、鸡嘴崖、鸭掌湖都是属于横跨“神巫仙”三洲的地理,鸟宛市一分为三时搁置了这五个有争议的区域,先将没有争议的进行切割。

    如今北鸟、西宛、南戎的三市规划已经完成,这五个有争议的地区对于城市发展其实并没有什么助力,市衙也就不甚在意。但对于“位联厅”而言,这五个地方却是必须争夺的,之前“鸟宛市”的价值就在于“三洲跨越”,如今一分为三,价值转嫁到这五个地方。

    大渊特意把“幽生土”拿出来讨论,意思很明确,五个争议地区,三厅各取两个,其中缺一的就用“幽生土”来补,大渊表示自己愿意取一地一土。

    胡山雕跟鸿蒙冷笑,大渊意识到这两个小哥哥也知道“幽生土”的价值,他毫不尴尬的笑着说,我可以补差价。

    胡山雕同意大渊补差价,鸿蒙不同意,但二票对一票,胡山雕获得鹤村跟燕岭,鸿蒙获得雀岗跟鸡嘴涯,大渊获得鸭掌湖跟幽生土,他需要补贴胡山雕与鸿蒙各20亿星点。

    归真星君只要不是被暗算,家世必然是极好的,就比如鸿蒙出生的“天齐氏洪阀”是东胜神洲十大氏阀之一,大渊出生的“季厘氏雍阀”同样也是南瞻巫洲十大氏阀之一,别说20亿,2000亿对大渊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

    但大渊也不是“冤”大头,幽生土究竟是什么价,他也是一清二楚的,补贴胡山雕跟鸿蒙各20亿星点,也就没差多少。

    胡山雕很缺钱,不管是维持“维度位面塔”还是“道阁”推演都需要大量的资金,“维度位面塔”就算不开启,每天也需要1万星点的维护费。如果维护工不是“大禹”的话,费用更高,所以,胡山雕觉得要多找几个“大佬”来打工。

    究竟有多少象“大禹、黄弓蛇”这样遭到暗算的“星君”呢?这是没有办法查出来的,但绝大多数“归真星君”都不会更换“名”,所以,找起来其实也是很方便的。

    胡山雕最熟悉的就是“命族三百二十七名”星君,相比之下,“名族”星君的数量就非常多,但多也是相对而言,大约是“命族星君”的十倍,也就是三万两千多。如果按照这样数量的话,也可以知道“洞天福地”的数量就在三四万。

    “位联厅”是职权非常大的联邦机构,胡山雕在“联邦信息库”内的权限级别查询户籍信息是没有问题的。

    联邦数十上百亿的人口,重名的人肯定很多,但没有谁能跟“归真星君”重名的,意思就是多维宇宙中,大约有三万四千个“名”是永远不会被“重复”的。也因此,找起来就会很方便,但胡山雕是不可能知道“三万四千”个名的,他大概知道一万多个。

    命族星君的名当然全都知道,名族得君的名则就是“道阁”前身“道珠”自有的信息,以及当年击败的名族提供的。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命族星君们真是坎坷,区区三百二十七个,居然有六十个遭到暗算,不过,名族星君显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单单胡山雕知道的数千个名族星君里,就有一千多位遭到暗算。

    是不是遭到暗算是很清晰的,若是没有出生的富贵家庭就必然是遭到了暗算,象“大禹”这样差点没踏入“炼气”属于被暗算很彻底的,而“大禹”这样的例子并不是唯一,若是胡山雕不去查也不去找的话,这些被暗算的星君是永远翻不了身的。

    “东二环的大雕”以及“雕派”在整个联邦都是响当当的,在中天仙洲自然更不用说。

    “焦石旋绕,积嘉名几”,名族焦几。

    “赤焰中燃,灰摹名伯”,名族中伯。

    “海水堆淹,沙陷名焉”,名族海焉。

    “万流纵横,天地名禹”,“天地名”才是大佬,焦几、中伯、海焉虽然也是“先天真名”,但档次要比“大禹”差很多,而胡山雕之所以没有再找“天地名”的名族,是因为他发现这些“天地名族”大佬身边居然有人在监视。

    大禹相当于胡山捡了个漏,他很清楚暗算名族或命族的幕后黑手必有图谋,他若是过多干涉的话,那幕后大佬肯定也是要灭他的,所以,见好就收。

    与大禹一样,焦几、中伯、海焉都是在跌入人生谷底时被胡山雕捞上来,他们对胡山雕这样师父也就极其尊重与感激,维护巨大的“维度位面塔”也就无怨无悔。不过,胡山雕算了算,四个徒弟维护起来还是很吃力的,最少还需要六个徒弟凑成十个。

    命族星君数量本来就很少,档次也都很高,胡山雕也就没有去捡命族归真星君,再次捡回六位名族归真星君,后来收的这六位名族归真星君徒弟,境况比大禹、中伯等人略好一些,但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胡山雕这位师父很得十位徒弟的感激。

    “羽落野岭,风吹名播”,名族羽播。

    “花瓣飘零,雨洒名双”,名族花双。

    “叶落泽地,树盘名饮”,名族叶饮。

    “水滴山石,日晒名合”,名族滴合。

    “崩岭之雪,碎散名肴”,名族雪肴。

    “落岩入江,积淀名顼”,名族江顼。

    这后来的九位徒弟都不是“天地名”,有的是羽毛散落山岭,风吹后凝固显示成“播”字而后具现成“真名”,有的是花瓣飘零被雨水拍打显示成“双”字而后具现成“真名”,等等。

    由于转化以及“祭与极”初始化原因,星君们彼此之间原该存在的“感应”也因此断裂,但洪荒会成员之间的“感应”却仍然存在,这是因为彼此都保留原汁原味。不过,胡山雕是特殊的,他的灵魂来自地球,躯体是三清所创,又是命宙眷者,所以,若非“繁星表”的原因,离帝还真不一定能找到他。

    “祭与极”已成定局,“归星会”自然也没有实力推动下一阶段的命宙进化,但“归星会”也是有底气的。

    首先,“归星会”这个名就是命宙赐予的,也就是刚刚聚集时,各自都有所感悟,这种感悟来自“命宙”,彼此也就知道他们的出现是“必然”。

    其次,归星会的会员们都混得不差,甚至可以说底蕴深厚。要知道,南玄陆历史只有十二万年,而在十万年里都是由“氏族阀”所统治。氏族阀归根结底就是“星君”们为了“复苏或苏醒”而推出来的势力,祭祀也因此非常的盛行,厌火毕的“风火轮”也是如此作用。

    再次,如今的环境“自由”,极网不再时时监控,取消权限,使得“归星会”的筹划能够隐密,而不是稍有动作就被极网汲取信息,权限高者一咨询,什么都隐瞒不住了。

    就比如此次聚会,在极宙时代是根本不可能不被发现的,如今却是能稳稳当当的秘密进行,并最终完成“千人传送”的聚会。但“极网”的“自由”也意味着网上“信息”容易泄露,特别是此次属于“归星会”第一次集体行动,还是线下安排比较妥当。

    根据洪荒会的统计,约有三十七万的洪荒星君转化,余下的两百三十多万则成为“诡命星君”,但这仅仅是洪荒飞升者,人宗星君的数量却也是非常庞大的。人宗星君的沉眠率同样也非常高,因为人宗星君飞升时恰好是“虚暗潮”时期,飞升到北玄陆还算好,飞升到南玄陆则就基本上沉眠了。

    南玄陆的文明就是人宗星君传播的,也因此才能在十数万年前有了“氏族阀”的三氏王朝出现,当然,主要也是“虚暗潮”开始退去。星君数量一直都是128星机密,胡山雕也不知道自己掌握的北槛系敕封机密里有没有这个数据,而人宗星君是从“夏商周”开始飞升的。

    照理说,洪荒时代是更容易飞升的,而洪荒天地融合半母玄光后飞升,后面就再无洪荒物种飞升,出现了很漫长的断代。胡山雕所知的历史名人,全都不是飞升者,什么黄帝神农等等,倒是李银聃搞出来的“小九州”出现了这些历史名,误导了胡山雕很长一段时间。

    胡山雕麾下也曾有过两三千人宗星君的时期,据他们说,秦汉两朝是飞升低潮期,在秦汉两朝不管是和平还是动荡,每年都有上千修炼者飞升。每年上千的话,秦朝时间很短,东西两汉接近四百年,乘以千的话,也就是四十多万,这还是低潮,那之前每年飞升者就是超过千人的。

    胡山雕当时就有些懵逼,你们一言不合就飞升,是古代人口少的主要原因吗?

    思绪游走间,钟楼上的四位已经结束演讲,随后就是发福利,如今命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